冬天里的一桶水

一天晚上,小雅从公司加完班后往家赶,到了租住的住宅小区楼下,突然一桶水从天而降,把她全身浇了个透湿。时值冬天,天寒地冻,小雅顿时冷得直打寒颤。她抬起头看了看,楼上的罪魁祸首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是谁故意搞恶作剧,还是哪家的水放在阳台上无意间洒了出来?小雅边上楼心里边犯着嘀咕,她抱紧双肩,连连打着喷嚏。

正在这时,住在对门的高亮恰好也回来了。高亮看到小雅的狼狈样,关切地问:"小雅,你怎么搞成这样,出了什么事?"

小雅哆哆嗦嗦地说了意外淋水的事,高亮气愤地说:"是什么人干的,真缺德!先回家吧,赶快把衣服换了,小心感冒。"

两人来到小雅的房门前,高亮看着小雅噤若寒蝉的样子,不放心地问:"小雅,你一个人行吗?如果不舒服就通知我,好歹咱们也是邻居呀。"

小雅点点头然后打开门进去了。高亮在外面停了一会儿,还不断听到从里面传出的喷嚏声。

到了半夜,高亮一直没睡着,他还是放不下小雅,尽管他俩平时交往并不多,见面也只是点一下头,可现在小雅遇到了麻烦,两个同样独身在外的白领,能不互相帮助一把吗?

高亮不时看一下放在枕边的手机,可手机很安静。也许小雅已经睡着了,也许她正在发烧呢!哎,他一个单身青年,也不好三更半夜去对面探望小雅啊。高亮正在胡思乱想之时,手机忽然响了起来,高亮一看,正是小雅的号码,他赶忙接听,只听小雅虚弱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来:"高亮......我好难受......"

"你等着,我马上过去!"高亮原本就没脱衣服,他腾地跳下床,一阵风地冲了出去。一摁门铃,房门轻轻地开了,高亮推门而入,见小雅无力地扶着墙,全身发抖,脸色通红,他马上意识到,小雅发高烧了。

高亮二话不说,背起小雅,边下楼边说:"小雅,咱们马上去医院。"

从小区到外面的街道,少说也有500米的路程,高亮一口气也没歇,背着小雅小跑着来到街边。小雅已经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只是软软地伏在他的背上。高亮扬手拦了一辆的士,向医院疾驶而去。

医生马上给小雅输液,高亮忙着补办手续,交押金,等一切办妥来到病房,小雅已经昏睡过去了。高亮静静地坐在小雅床边,看着输液管里的液体一滴滴地滴落,一点睡意也没有了......

第二天早上,等小雅醒来的时候,高亮已经买回了早点。他扶小雅坐起来,小雅还是头晕得厉害,没有一点胃口。高亮说:"小雅,你现在身体很虚,要强迫自己吃一点。"

小雅无言地啜吸了几口,眼圈突然红了,对高亮说:"谢谢你,时间不早了,你快去上班吧。"

高亮摇摇头:"我已经向公司请假了,顺带帮你也请了。"

小雅的眼眶湿了:"真不好意思,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昨晚你一夜都没睡吧?快休息一会儿。"

高亮笑了:"没事,你在这儿没有亲人,没人照顾怎么行呢?"

小雅很过意不去,感动地说。"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高亮。"

高亮大度地摆摆手:"客气什么呀,谁让咱们住对门呢。"

就这样,高亮陪了小雅几天,直到小雅痊愈。小雅出院时。高亮还送了小雅一束鲜花,庆贺她"凤体"康复。

这次意外生病事件之后,两个人的眼神里都多了一些微妙的东西。高亮成了小雅房里的常客,小雅有空就做几个家乡菜请高亮品尝。两个人坐在小小的餐桌前,喝着葡萄酒,轻松地聊着天,别提多惬意。

这天晚上,高亮突然领着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走进了小雅的房间。小雅正纳闷时,高亮唬着脸对男孩说:"小家伙,还不快向阿姨道歉。"

男孩低着头说:"阿姨,对不起,那天是我搞恶作剧往下泼水,害您生了病。"

原来是这样,高亮可真是个有心人,私下里居然揪出了这个淘气包。小雅笑着说:"知道错就行了,阿姨原谅你。"

高亮拿指头点了下男孩的脑门:"好了,阿姨已经原谅你了,以后可要学好,再不能干这样的坏事了,走吧。"

男孩吐了下舌头,撒腿跑掉了。

(女性口述故事,www..)

不久,小雅的生日到了。晚上,高亮捧着一大束玫瑰进了小雅的门。两人关了灯,点燃蜡烛,吃了一顿很有情调的烛光晚餐。最后,高亮变戏法似的拿出一枚戒指,单腿跪地。说:"小雅,你能接受我的求爱吗?"小雅红着脸接过了戒指。

国庆节,高亮和小雅结婚了。两个人的小日子过得既浪漫又甜蜜。

一转眼又到了冬天。这天晚上,高亮回到家,小雅吃了一惊:只见高亮从头到脚湿淋淋的,像只落汤鸡,而且冷得牙齿直打颤。

"天啊,怎么回事?"小雅问。

"我也遭遇天降大水了。"高亮哆嗦着说。

小雅顾不得多问,忙让高亮脱去湿衣服,擦干身子后让他钻进被窝里。接着。小雅就去厨房熬姜汤。等高亮把热热的姜汤喝了,身子也暖和多了。这时,小雅也钻进了被窝,紧紧地抱着高亮,为他取暖。

第二天,高亮一觉醒来,感觉神清气爽,一点事也没有,而小雅却又着凉了。高亮忙让她吃了药。这才吞吞吐吐地说:"小雅,其实......昨晚的水是我自己泼的。"

"什么?"小雅愣住了,"你有病呀?"

"对不起小雅,我这么做,是因为我欠你一桶水。"

小雅更不明白了:"你这是什么意思呀?"

高亮搔着头:"其实,那次你被那小家伙泼水,我才是真正的幕后策划者。我早就暗恋上你了,可你总是像一个高傲的公主,我没法接近你,向你表白我的爱。于是,我就出了这个馊主意。至于那个小家伙,他是我过去一个老同事的儿子,我们拉了钩--永远不准出卖我......"

"你真混啊!"小雅拿粉拳捶打着高亮的胸脯,"想不到一桶水让我上了你的贼船。不过,你如果早点告诉我,我是不会让你还我一桶水的。"

"为什么?"

"因为我们已经是夫妻了,再也不需要冬天的水,你我要心贴着心相互取暖,一辈子!"

高亮激动地把小雅搂在怀里,重重地点着头,"嗯,一辈子!"

(作者:高军)

他和她相识,源于那次意外。

发现情况紧急,他快速向一边打方向盘,同时狠狠地踩下了刹车。她让后视镜刮了一下,摔倒在地上。他赶紧打开车门,快速过来扶起她,关切地问:"伤到哪里了?"

她转转头,活动活动身体,笑笑:"好像没事儿啊。"

一般说来,这种情况下,她应该要求去医院全面检查或者住院治疗,并借此讹他一笔钱。这些年来在生意场上,他见到了太多的利用和被利用。看到她轻松的样子,他的担心和害怕逐渐解除,并油然升起一种责任感来:"那可不行!说什么我也得送你去医院做检查,真没事儿才能放心啊。"

他一再坚持,她才上了车。经医生检查后,确实没有什么大碍。她笑着说:"我说不用吧,你非要费这个事!"

从医院出来,两个人说话就更随意一些了。她问他为什么开车有些心不在焉。他轻轻叹了一口气。事情发生时,他正为自己至今不能寻到一份纯真爱情而恍惚。这事怎么好和她说呢?他只好搪塞:"意外,意外。"然后就轻轻哼起歌来,她听出是最新流行的一首《勇敢爱》。

分手时,在他一再请求下,两人互留了手机号码。过后,有时他会给她发短信或打电话,关心地问问那次摔倒对她是否还有影响。但他要请她吃顿饭时,她总是拒绝。再后来,他嗫嚅着向她求爱。她告诉他,自己早有男朋友了。怕伤他自尊,她劝他:"何苦呢,你这样的大老板什么样的女朋友找不到啊?"他直视着她,用低缓的语调诚挚地说:"我就是喜欢你,我见过的女人没有谁能比得上你啊。"她赶紧躲开他的目光,把头向一边转去:"这是永远不可能的!"越拒绝,他对她的好感越增加。

她是和男友一起来这座城市打工的,他们的收入并不高,可两人相亲相爱,她心满意足。

他(推荐养生知识,www.ijinhao.)了解到她男友的情况后,更增加了信心。他的穷追猛打,让她害怕。她没有和男友说原因,坚持改换到在城西一家的单位去打工。对他的短信和电话,她也不再搭理了。

想不到祸从天降!这天,她男友的眼睛突然就歪斜了。到医院一检查,是脑子里长了一个瘤子,需要马上做手术。他们家中都不富裕,两家父母连借带凑,医疗费还是不够。最后,在无奈中,她想到了他。

他一看是她打来电话,声音都有些颤抖了:"这些日子让我好找,你躲到哪里去了?"

听到她说的情况,他略一沉吟,马上就热情地说道:"钱,你别发愁,我来想办法就是了。"

当天他就送来了五万元:"你先用着,不够我再拿。"

她的眼泪哗哗地流下来:"谢谢你。这些钱,以后我一定想办法还你。"

由于是恶性肿瘤,手术并不理想,医生说术后最多还能活半年时间。她不相信,平日活蹦乱跳的男友怎么会出现医生说的那种情况。她一边打工一边精心照料男友,盼望奇迹出现。

由于见过太多的虚情假意,他看到她这么有情有义,对她就更加喜爱和珍惜了。有时也觉得,在她男友这样的时候,自己有这种想法是不道德的,但还是抑制不住对她的这种感情。

他打电话给她,她就会说:"谢谢你。钱,我一定想办法尽快还给你。"

他满腔热情一下子冷却下来:"俗不俗啊,怎么一说话就钱啊钱的?"

她声调低缓:"那说什么啊?"

是啊,说什么呢?尽管自己这么喜欢她,但在这种情况下他又怎么能提起这个话题呢?他诚挚地对她说:"对钱别考虑太多。好好照顾病人,自己也别太累着。"

她点点头,轻轻地"嗯"一声,就挂断电话,忙自己的事去了。忙着忙着,她嘴里不知不觉地小声哼起来:"一个人孤单的降落,拥挤得只剩下寂寞,天晴了风吹的时候,泪水连记忆蒸发了......"她一愣神,赶紧停了下来,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会哼起这首《勇敢爱》来!

时间一天天过去,他对她的关心丝毫没有减退。这天傍晚,他不自觉地来到她的住处,在远处隔窗就能看到她正在一口口地喂男友吃饭。他走到门前时,听到她正说:"......你要快快好起来,咱们以后还得结婚过日子呢......"

他停住脚步,怔了半天,然后慢慢转过身。走出一段路后,忍不住唱起来:"想念,我还想念,爱没有终点,虽然你不在身边,天空依然灿烂,我可以期待下一次能勇敢爱......"

她隐约听到了他的歌声,快步从屋子里走出来,只见他有些摇晃的身影已经渐行渐远......

云是个三十岁未婚的女人。

她从不化妆,但她用的化妆品都是不错的,她不固定用一个牌子,也没有用同一品牌同一系列,都是随心所欲,看到书上说哪款好就到商场买哪个,对于促销小姐的鼓吹和煸动,她从来都是铁石心肠,不为所动,也不贪小便宜,用下试用品之类,她不愿意用自己的皮肤来做试验品,很坚定地买她想要的。

因为她上过一次当,在一次被拉着免费洗脸后无奈地买了许多化妆小姐推荐的产品,当时化妆小姐将她皮肤上的毛病说得一针见血,让她心悦诚服掏钱掏得利索,只不过第二天她白皙的脸上莫名地起了许多小疙瘩,用了推荐的产品后小疙瘩就像发酵一样更多更大,她全扔掉了。她是个很会吸取教训的人,也是不会再上第二次当的人。

云看上去与实际年龄不符,这得感谢她的爸妈,给了她一个好皮肤,白。身材也是娇小那种,刚好一米六,一头直发,有时扎起来,扎起来时像个中学生,有时披下来,披下来像个刚怀春的少女,公司很多人怀疑她是否将年龄私自改大了。那些和(sm经历) 她同龄的女同事们,站在她旁边,老气横秋得将她衬得更清纯,所以那些同龄的女同事都背地里一口咬定她是将年龄改大了,要不然她们心理会很受伤。

有人传话给云,她笑笑不置可否,说的人也感到了没意思。云是公司里的老总秘书,这个职业让她不会计较太多不应该放在心里的小事,她要求自己尽量和同事保持好关系,有一个好的工作氛围。当然,她的未婚也是那些女人们经常暗地里讨论的,分析她为什么还是单身,也没见有什么男的打电话来,或找过她。这点让她有点恼火,她不喜欢同事议论自己的私生活,但嘴巴长在别人身上,你生气又能怎样呢?有一天午休,云趴在桌上休息,其实也没睡着,就听见两个女同事在说她为什么三十岁了还没人要,得出结论就是条件好的看不上她,条件差的她看不上别人,是典型的高不成低不就剩女。

云火了,从桌上抬起头,盯着那两个长舌妇,她们很识趣赶紧散开了,一连几天只要她们将自己部门文件交给云送签老总,云都压着不送。公司里的同事都说云是个好脾气的女人,谁有难事她都会尽力相帮,这是云的表面,她其实是个很暴躁的人,但她不会将情绪带到工作中,公司老总很欣赏她这点,再加上她很好强,做事总是很尽心尽力,偶而犯点小错误是不会深究的。这件事也让那两个女人再也不敢惹她了。

这个公司都不知道真实的云,来自全国各地不同的地方谁会了解谁呢?云常会在夜里哭醒,她是个孤女,很早父母因事故就永远地离开了她,但她的故事她不会对任何人说,公司简历上她一直将父母的名字写上去,他们还在家乡里好好地过着生活。这是她换过的一个工作,前一个工作就是因为她无意向同事泄露出自己的身世,总感到不自在,再加上干得也不开心就辞掉了。

她不愿被人可怜,更不愿别人在她背后指指点点,这会让她难受。云曾有个男友,是个医生,而云讨厌医生,骨子里恨,说他们都是冷血动物,她一进医院头就会疼,想起当年她一个人在医院里看着爸妈离去的无助和悲痛,那些医生和护士们都熟视无睹。现在的她根本就不想进医院,小病小痛在药房里买点药对付就好了。

云的男友因为是医生,云和他分了手,他们是初中同学,感情深厚,但云那时年轻,倔强,她决定的事情是不会再回头,尽管男友和她都痛苦万分,在以后,云觉得自己没有再碰到那么爱自己的男人了。她是不后悔的,这么多年来,她从未与他联系过,失意和如意时。

因为父母都不在,就没人管她过得好和过得坏,也没人在她耳边唠叨嫁人的话题,再加上她也愿意一个人生活,就这样晃到了三十岁。她从不上酒吧这样的场合,认为自己没有能力对付那些在酒吧买醉的人们。

也很少和男同事一块去吃饭,深夜谈心的,可能是没碰到心仪的。她心止如水,谁也不知晓她的痛苦,她总在自责自己,爸妈在世时没让他们过上舒心的日子,小时候她很不听话,所以现在的她很听话,是乖乖女,她想另一世界的爸妈见到了一定也会欣慰的。

然而,那天两个女同事的话还是刺激了她,令她久久不能平静,她甚至感到了沮丧,这么多年的生活是不是过错了,她很烦躁,那一刻憎恨一个人的生活,一个人有什么好,什么都是一个人扛,这样的女人活得累,女人的名字是软弱,她想躺在一个男人怀里哭泣总比独自泪湿衣襟来酣畅,最起码他会哄你不要再哭,会逗你笑,这样的情景更富有生活的味道。一股无名怒火在心底缓缓升起,她不知怎样才能平息它,有时候她是真的连自己也不太了解。

三十岁还单身让她觉得羞耻,因为这也说明她也是一个没人要的女人,尽管她很漂亮,很贤淑,很正经,收入也不错,只能孤芳自赏,在这点她败下阵来,她有点羡慕那些有男人的女同事,这些想法是以往从没有过的。她能干,休息时会做一手好菜犒劳自己,这些都有什么用,一个没有男人要的女人只能过这样的生活。她想到了父母,鼻子又一酸,他们肯定也在怪她太任性,应该像别的女人一样拥有幸福的家庭呀!

这天她没有加班,正常下了班。她要找个地方发泄她的郁闷。她去了专业化妆的形象设计室,顺便买了一件露肩连衣裙,黑色的,很性感。很夜了,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自己都有点认不出来了,一个艳丽的女人,假睫毛忽闪忽闪,煞是动人,眼里写满寂寞,红唇妖红欲滴,渴望被亲吻。

她推开了一家酒吧的门,这是酒吧一条街,她随意找了一家,没有目的。一进去,她的眼睛不能适应里面的暗,她的眼睛很近视,她不戴隐形眼镜,戴框架眼镜,现在没戴眼镜的她简直什么都看不见。一个男人拉过了她,抱住了她,她还没来得及看下他的模样,就被灌了一杯酒,她从不喝酒,那呛噪子的液体下了肚,她的头就迷糊了,晕乎乎地靠在那男人身上,她记得自己还是看了一下他,感觉不像坏人,她从来就相信自己的感觉。

她任由男人带她离开了这里,她坐在他的车后座,身上开始184养生网—184881.com发痒,她酒精过敏,一喝酒就全身发红,长满红色的小疙瘩,她隔着衣服在身上抓,脸发烫,头沉得厉害,但她好像不害怕,没什么好怕,一个没有男人要的女人能怕什么。那个开车的男人似乎在哪停了下,下车出去一会,她以为他是上洗手间。

黑夜里她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这些都不重要,反正她恨透了自己的现状。男人回来了,开车,将她带到了一个小区,她看不清楚建筑物,周围的,面前的,眼睛不好,还头晕,她想这是他的家了。

没错,这就是他的家。他将她带到了家里,她不想看这里的摆设,只是觉得很干净,一个男人的屋子。他倒了一杯水,拿出几个药片给她:"这是息思敏,治过敏的,刚才在药店买的,你看到的。"她想说她根本就没看到,她很奇怪他怎么会知道自己过敏,也许是看到自己脸太红了吧。她吞了药,杯子还给他时不由得看了他一眼,也许是她目光里带有些许哀怨,男人亲住了她的唇,抱起了她。她有点窒息,感觉并不美好,想推开他,但没有力气。她明白会发生什么,她还是有点怕,身体不停地颤抖。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