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幅假画背后的爱

15年前,她丈夫遽逝之后,每次朋友操心他们母子的生活,她都笑笑说:"还好我老公留下一卷名画,值不少钱,真急了,大不了卖掉。"她的儿子想必也知道,别人提到如果考不上公立大学,私立的学费不低,他也自信满满:"还好,我爸留下一卷好画,大不了卖了。"

有一天,她果然抱着一个匣子来找我,一边打开盖子,一边说:"不得已,得卖了,您看看值多少?"她小心翼翼地拿出个手卷,题签上写着《韩干照夜白》,我一怔,沉吟道:"《韩干照夜白》?韩干是唐代画马的名家。"

"是啊,所以我丈夫说是国宝级的。"

我没吭声,慢慢打开手卷,没看两眼,已经确定:假的。且不说画笔不精,连伪刻的印章都拙陋。只是我不知该怎么说。

偏偏她还喜滋滋地指着画:"乾隆皇帝也收藏过耶。"

我犹豫再三,还是心一横,说:"抱歉,我得告诉您实话,这是假的。"

她的脸色变得苍白,扶着桌子,往下坐,没坐上椅子,滑到了地上。我赶紧过去扶,她却把手一挥,蒙着脸。

看不见她的表情,看到的是一片花白的头发。"您确定?"她低着头问。

"确定。原件藏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她没再说话,站起身,以很快的谜度收好那卷画,临走,用硬硬的声音说:"求求您,可别让我儿子知道,他要是问,就说是真的。"

后来,有一次遇上他们母子,谈到留学,那大男生又自信满满地说:"我们不怕。我们有爸爸留下的无价之宝。"

我心一揪。

今年2月,我去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才走进明轩,就看见一位男士正贴着橱窗看那幅著名的手卷。画中是鬃毛直立、昂首扬蹄,想要挣脱缰索的白马。旁边有南唐李后主书:韩干画照夜白。

男士见我靠近,微微让位,抬起头,我一看挺面熟的,不正是......

"我妈去年过世了,心脏病,走得突然。"已经在大学教书的男士有点腼腆,"我特别从芝加哥过来,看这幅画。"

"你们家......"

"我爸也留给我们一幅,假的,因为高中美术课本上印了这张画,我早就(风靡网) 知道真迹在这儿。所幸我妈不知道,她一直认为是真的。"他笑笑,"也多亏那张假画,我怕我妈拿去卖,如果她知道是假的,会一下子崩溃,所以我拼命用功,一路拿了奖学金。"

"那张画......"

"我带到美国了,常看,觉得它比这幅真的还真,真是一匹昂首长嘶的照夜白。"

走出博物馆,我站在门口好几分钟,心想是不是该回去,告诉他,其实他妈妈早知道画是假的。只是又想起答应过他母亲。

我眼前突然飘起密密的雪花。

(作者:章杰)

那时,她是角色里的少女小渔,张艾嘉相中她水莲般的清纯,可是却要她去演一场脱戏,本是怀着满腔美好,可她犹豫了。隔着遥远的距离,她给他打电话,轻叹,我要不要脱?他说,要是不想演,就回来吧。其实,他早就洞穿她的心思,她笑了,自然卷了铺盖,可张艾嘉还是挽留了她。

第一次进公司,有人问她的名字,她说Rene,旁人疑为"奶茶",她后来一直给他买奶茶,最终他叫她"奶茶",她说喜欢这个名字,或许,她忘不了那些买奶茶的情节。

你是知道的,她叫刘若英,而他,是台湾音乐圈有名的浪子陈升,大家都叫他升哥。升哥霸气逼人,只有他不想捧的人,就没有他捧不红的人,她便是他一手锻造的。

后来,她步步拾阶,青云袅袅,你看到她站在光鲜的舞台,开心得像个孩子,可她背后淌落的汗水,并非人人皆知。说到底,你我不知(少妇与猛男偷情故事) ,但,他知。

他为她写过太多感人的歌,正如她深情地唱: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你说过那样的爱我,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我这样为爱痴狂--他一手锻造的她开始了演唱的巅峰,他站在演唱会门外,看人来人往,可没人注目他,他举着脚步,却迟迟没有迈入。他说,我知道她已经可以独自成长。于是,他一转身,这样的一别,仿佛是天地。

经年后,她大红大紫,而他,还是当初那个浪子。因为一个访谈,他们又重回坐在旧时光。

喜欢刨根究底的主持人问,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奶茶?他被激将了,那么不留情面地说,你神经病啊,我不喜欢她为她做那么多干吗?一句话听得她唏嘘不止。可是,他又说,我还没来得及跟她说,她已经像一只风筝,飞得很远很远,翱翔在广阔之上184养生网—184881.com,即使真的掉下来,再没有人可以接得住了。升哥说,我已经接不住了。他目色冰冷,哀婉苍凉。

或许这是天意,有时,那样的落差就是一条天路,即使我们昂首,怀有上天摘月的野气,可还是没办法用脚步去丈量那些距离。

这么多年,她说无论走到哪儿,都能记得他,她怀念那些美好的过往,那些卑微的旧时光里,她在他面前还是一个快乐的小女子。她说那次在银川,一切信讯全无,突然很想他,于是颠簸在山路上,驱车四五个小时,终于找到一个公用电话,她颤抖着拨通那些数字,只是告诉他......我想你。可电话那头的浪子,仍旧云淡风轻。或许,他真的无能为力,即使她掉下来,他还是接不住。

她和他的故事,所有人都知道,像林徽因之于他们,是美好,也遗憾,多叫人悱恻啊,她和他的故事,只是一个节目,已经令人唏嘘难掩,仿佛要把你我扯进故事,去完美一下彼此的缺憾,可是低顾问,心里总明白,人世间的情事哪能由得你我啊,所谓的情深不寿,大抵如此,缺憾的情事可能就是世间最美的一种吧。

他们从来不是阴阳相隔的情未了,最终,她也含泪嫁作他人妇,可他呢,一直静在那儿,不来不去,她见或不见,他都不悲不喜,他的情从来不增不减,那样寂静,默然,美好地透着遗憾的伤感,或许,这是注定,是《半生缘》里一切回不去的情。

(作者:区志光)

(1)

最近,彩蝶电脑公司里的气氛有点紧张。公司的主打产品--野外生存游戏软件的销售不甚理想,被生产同类软件的竞争对手宏威科技公司打压得厉害,老板整天绷紧着脸儿在各个部门里踱进踱出。

这天上午,老板领着一个女孩走进工作间,向在场的员工介绍说:"这位是新来的员工林一菁,信息安全专业的高材生,从今天开始加入我们游戏开发部的大家庭。希望开发部的力量得到加强后,尽快开发出新产品,打败宏威公司!"

一菁披着染成红色的头发,青春靓丽。她恭恭敬敬地向大家鞠上一躬:"新来乍到,还请多多指教!"

一个染着黄褐色头发,正在听音乐的小伙子把耳机摘了,站起身来递过一个盒子:"欢迎小妹妹!这是我们给新员工准备的小小礼物,请笑纳!"他摆出了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

"谢谢!"一菁不敢怠慢,一边露出优雅的微笑,一边伸手接过盒子,然后慢条斯理地解开盒子的系绳。忽然,"噗"的一声,盒盖被猛地掀开了,从里面蹦出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把她吓得连往后退,手上的盒子也差点摔到地上。好容易才站稳,定神一看,原来是个连着弹簧的长发娃娃玩具!

一菁的长发已经散乱,挂在鼻梁上的眼镜也歪斜了大半,身上还沾满了从盒子里飘散出来的彩纸碎,原先努力保持的淑女形象已荡然无存。她有点气急地瞪着小伙子说:"你、你......"

没想到,办公室里竟响起了噼里啪啦的掌声,站在一旁的老板也禁不住笑了,连忙打圆场:"大家别闹了,要好好关照新员工啊!林小姐,你别见怪,他们整天埋头编写程序,逮住机会就想开开玩笑、搞搞游戏的,以后你就会习惯了。"

(2)

没想到第一天上班就被同事捉弄,一菁不得不提起十二分精神。还好,同事们对新人的关照还算周到。那天开玩笑的小伙子就是游戏开发部的负责人郭浩,毕业于名牌大学的计算机软件专业,很敬业,一点架子都没有,对她的指导极为耐心。一菁对他的恨意一点点消失了。

一次,看到一菁编程的进度慢了,郭浩轻描淡写地把二次开发平台的思路和程序教给她。一菁暗暗吃了一惊,虽然她在IT行业的资历尚浅,但也知道这是IT人员视若生命的核心秘密,一般要靠自己艰辛摸索才能得来,郭浩却毫无保留地告诉了她!望着郭浩那黄褐浓密的头发,林一菁忽然有种脸红心跳的感觉。

老板决定开发一套全新的野外生存游戏软件,参加即将举行的国际游戏软件博览会,力争拿到奖项,一举超越竞争对手宏威公司。他要求游戏开发部每个员工在中午前都要拿出一套软件设计方案。

老板的工作效率一向很高,员工在中午前把方案交上去,他下午就宣布结果:采用林一菁的"五维生存"方案!

一菁很兴奋,平日里极少称赞别人的郭浩也竖起大拇指说:"一菁真厉害!刚到这里就能提交有市场价值的设计方案,前途无量啊!请客吧,今天就去喜临门大酒店,那里的海鲜自助餐可有名呢!"

"行,下班后在那儿等,不见不散!"一菁爽快地答应了。

下班的时候,郭浩被老板留下来讨论游戏方案的有关细节,一菁就打车先去喜临门大酒店。没想到天很快下起了倾盆暴雨,到了七点钟,还没见郭浩的影子,一菁只得打他的手机:"你怎么现在还不来?我在喜临门大酒店门口等你呢!雨好大啊!"

"天哪!我只是跟你开开玩笑,你怎么当真了?"电话那头的郭浩显然吓了一跳,可能也看到了外面雨大风急,又说,"你别走开,我这就开车来接你。"

过了半个多小时,郭浩开着公司运货的面包车来到了酒店门口。一菁忍不住痛骂道:"谁叫你开这样的玩笑?害我等了这么长时间!"

郭浩不住地道歉,但脸上还是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你怎么可能会相信?你可以构思出挺不错的设计(推荐 赢咖平台,www.jeehe.方案,智商明明不低呀!"

一菁忽然嘻嘻地笑了:"因为,今天是我的生日!"

"哦,原来是打算让我给你庆祝生日啊?好,现在由我为你演唱一首《生日快乐》!"郭浩又回复了平日里的活跃,毫无顾忌地唱了起来。虽然走调,林一菁却意外地感到受用。她突然发现郭浩的衬衣被雨水打湿了,原来郭浩已经下班回到了宿舍,为了接她又冒雨回公司取面包车。一菁被感动了,把头凑上去在郭浩脸上吻了一下,说了一句"谢谢"。

郭浩怔了一下,出乎意料地说:"一菁,你当我的女朋友,好吗?"

一菁一阵愕然,正想该如何不失矜持地表达,嘴里却不争气地脱口而出:"好呀!"

郭浩猛地调转车头,说:"我真该死!你还没吃晚饭吧?我们现在就去享受烛光晚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