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被黑人轮流配种 妻子给老外调 教阴部 妻子成为外国人的性奴

黑人傻大个是黑人爱德华与一个黄皮肤女人的儿子;黑人傻大个是黄种人老李与一个黄皮肤女人的儿子。

黑人爱德华从非洲偷渡到中国,想在中国大捞一笔,期间改不掉自己的坏毛病,天还没黑,就磕药硬上了傻大个的母亲。被碰巧撞见的几名黄皮肤大哥逮到了警察局,路上一顿不含糊地死揍,到了局里又免不了一顿拳打脚踢。之后被遣返回国,留下了他也意想不到的东西。

黄种人老李是个老光棍,年有五十仍未娶,嗜酒如命,整日醉醺醺。一日偶然有人上门说亲,正巧醉醺醺的他,一高兴,想也不想就一口答应。事后得知女方有个黑人儿子,前思后想,最后想想自己,还是破罐子破摔就这么一娶。

傻大个小心翼翼地揣着一万元现金,坐在客车上,回家看他的老母亲。他还有一个同母异父的可爱弟弟。这一万元,是他打工三年积攒下来的全部积蓄。他要拿这笔钱送弟弟去上学,再给母亲买一身合身的新衣裳。父亲嘛,就打一壶酒好了,反正他也只要酒就够了。

除了肤色,傻大个是比中国人还地道的中国人。他念过小学,母亲逼着他念,毕业后没跟着念初中,黄皮肤的父亲不工作,家里没钱。母亲总是哭着说对不起他。他跟着从外面回来的同乡出门打工,一年回来一趟,总说外面的好,尚未年轻就已经显老的脸庞挂着外面世界刻下的风霜。他比没出去过的人多见过世面,知道读书才是唯一的出路,自己已经没办法,但说什么也不让弟弟走自己的老路。这些钱就是希望,他不禁笑起来。黑色脸庞上的笑,和黄色脸庞的笑,看起来同样充满魅力。

突然,汽车一个急刹,傻大个紧紧裹着钱,鼻子撞在了前座椅背上,好在是软的,除了最开始的发酸,到也没事。

他探头往前瞅,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见司机骂骂咧咧下车,还拿了一根棍子。不多时,传来一个女孩儿的惨叫,和司机大声地怒骂声。“敢碰老子瓷,看老子不打死你。”前座乘客纷纷上前围观,后座乘客也有人上前,大多看得精精有味,唏嘘不已。没一个有意思阻拦。

傻大个也走上前,透过车前玻璃,一名女孩跪地挨打,胳膊粗的棍子,打得她鼻涕眼泪直求饶。司机没停下的意思,棍子朝着女孩身体不停招呼。

傻大个把钱塞进裤子兜里,赶紧跳下车,还未成年,身体已经异常高大。太阳下的身影盖住司机,仿佛一下子黑了天,司机停下动作,抬头看见他,不禁有些呆。

“别再打了。”他说。地道的中国腔。

好一会儿,司机讪讪地收起棍子,低声骂一句:“死黑鬼,多管闲事。”经过傻大个身后时还偷偷啐了一口唾沫。上了车,也不管傻大个还没上来,引擎发出一声气呼呼地大叫,车尾喷出一股浓烈的黑烟,车径自而去。凶猛得就差直接从傻大个与女孩身前碾过去。

车走后,女孩晕了过去,傻大个接住了那个倒下来的瘦小身子,仿佛没有重量。他背着她,又拦下一辆面包车,送她去医院。

医院不是个大医院,比他在外面见过的医院小多了;医院不是个小医院,比他老家的医院大多了。医院上方,有石头砌的一行红色血字:“慈爱仁义医院”。

付完钱,傻大个背着女孩下了车,就焦急地往医院里跑。女孩有点不对劲,全身滚烫,四肢抽搐,嘴里不停痛苦地喘着重气。等进了医院,慌忙拉住一个白衣,他结巴地说:“这个孩子受伤了,请您帮帮忙。”不地道的中国语。白衣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穿得起了球的黑色短袖T恤,磨得不成样子的蓝色牛仔长裤,廉价的球鞋与腰带。视线稍稍停留在他高高隆起的裤兜一秒。又看一眼他背着的女孩,不变的冷漠脸庞终于略微带起一丝惊讶,看来真的伤得很重。她诡谲一笑,说:“跟我来。”不急不缓地在前面带路。

敲开一扇厚重实木大门,白衣面带微笑,笑得像白衣天使。她恭敬地朝屋里面喊:“医生,您的病人。”里面说:“请他们进来。”她就放他们进去,轻轻带上了门。

医生王富贵是个聪明人,十年前他买下这块地,借钱建立了这家“慈爱仁义医院”。自己给自己发了各项专家头衔,雇佣的员工高层大多是没上过几年学的亲戚姻亲。坐在特地为自己建造的专家病房内,他像一只寄居在水牛肚皮上的牛虻,贪婪地吮吸来往病人身上的油水,变得越来越肥润壮硕。当然,每一年总免不了拿出大笔钱财供奉各路神仙。他是假医生,真生意人,该花的钱,从不吝啬。还有三教九流,混混、乞丐、各类司机,无不接触。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多一个朋友,多一分资本。”随即总咧开镶了两颗金门牙的烟黄牙齿,发出一阵长笑。

“请您救救她,医生。”傻大个抱着女孩上前,医生身上的味道让他感觉一阵不舒服,他耸了耸鼻子,强忍着。

“快,先让她这边躺下。”王富贵指着一旁的白色病床。等傻大个小心放女孩躺下,他拿听诊器似模似样地在女孩胸口杵杵,隔着衣服。不久,他扯下听诊器,一脸沉重。“伤得很严重啊,不赶紧治疗,可能有性命之忧。”女孩在病床上痛苦辗转,眼睛部浓稠得发粘,发出一阵一阵咳嗽。

“请您一定救救她。”

“可是,”他试探地问,“你有钱吗?”

“我……”傻大个摸了摸鼓鼓的裤兜,迟疑了一下,“需要多少钱?”

“不太多,二三千块吧。你要知道,她真的伤得很重。”

“这么多……”他吓了一跳,多少有些犹豫,但看着痛苦挣扎的女孩,最终还是点头,抽出裤兜内那扎百元钞票,数了三十张递给王富贵。后者盯着那扎钞票出神,不知在盘算什么。等傻大个递过钱,他才回过神,一把握住傻大个的手,把钱推了回去。他说:“现在想起来,这女孩好像有些面熟。仔细想想,这不是老张家的孩子么。”他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可怜的孩子。老张一定会心疼死的,他最喜欢这丫头。”圆滚滚的胖脸上做悲痛状。傻大个讲出前因后果。他气得咬牙切齿,骂道:“真是要死的家伙,该下地狱。”

他让傻大个在自己的真皮椅子上坐下,自己提起办公桌上的话筒熟络地按下一串号码。等待的时间,对一旁局促不安的傻大个说:“放心,老张会付这笔钱的,你救了他丫头,他一定会好好谢你。”

“不,这个无所谓,能先救她吗?”女孩咳得越来越厉害了。

这时电话通了。“喂,老张啊,你女儿伤得严重,快点过来。”语气急促。电话那端仿佛在询问什么,王富贵不停回答。“对,没错,被人打的。”“一个外国人救了她。”“不是白人,是黑人。”“放心吧,我有数,你快过来。”

电话挂断。王富贵咧嘴一笑。“老张马上过来。”

傻大个不安地站起身。“能给她治疗了吗?”他看到女孩嘴角的一抹猩红。想起身去女孩身边,又被王富贵安抚坐下。“放心,有我在,她不会有事的。”

不多时,一个人风风火火地撞开门,环顾屋内,目标锁定在傻大个身上,气势汹汹地就往傻大个冲去。等到了近前,对比了自己与傻大个的体格,气势顿时弱了几分,没去扯傻大个的衣服领子。“就是你把我女儿伤成这样的?”傻大个突的一下起身,吓得他身子往后一缩。

“不是我。”

王富贵赶紧上前,站在傻大个身旁,看着那人略带责备。“电话里不是和你说得明白了吗?是这位黑人小伙子救了你女儿,不是他打的她,你怎么能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原来这人就是刚才电话那头的老张。

老张怒道:“谁知道他是不是在说谎?黑人我见多了,偷渡来中国,贩毒,强奸,没一个好东西。”

“我是中国人。”傻大个有些生气。女孩不咳嗽了。

“哟,还中国人,感情你皮肤是晒黑的?信不信我报警把你遣送回国?”

傻大个不理老张的嘲讽,他有中国政府发的身份证,他是地道的中国人,有一个黄皮肤母亲,遣返的说法对他毫无作用,起不到任何效果。现在,他很担心女孩。走到女孩身前,他毫无办法地抚摸女孩的额头,想让她好受一些。“求你,她看起来很不好。”他看向王富贵。老张没看这边一眼。

“当然,当然,我会给她治疗的,相信我,她会没事的。”王富贵说,“在此之前我们得搞清楚是谁打了老张的女儿,好划分责任。”

“责任?”

“没错,就是责任。打人的人要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可能还得面对牢狱之灾。如果不私了,法官也会判决他该赔偿受害人多少钱。对不对?”

“我不知道。”傻大个不清楚,他不了解法律,只记着母亲告诫的“做个好人。”

“事情是这样的,现在,老张怀疑是你打了他女儿,等一下,先别激动。我相信你没做这件事,但是你也没有证据证明你没做对不对?”

“是我背她过来的。”

“贼还喊捉贼呢。”老张说。

王富贵眼神示意老张别说话。他又看向傻大个,接着说:“老张虽然说得难听,但是这么个道理,这不能证明什么,对不对?”

傻大个又说:“是巴士司机打的,车上的人都看见了。”

“那他们人呢?你能让他们给你证明吗?”

傻大个顿时语塞。

“你看,要不这样,你呢先交一些钱在我这,作为担保金。然后去找能证明不是你打人的人,我再把这些钱还给你。”

“要多少担保金?”他问。

“三万!”老张说。把傻大个吓了一跳。他可没这么多钱。

医生说:“不用那么多,你有多少啊?身上。”他盯着他手里的那扎钱。

“一万块……是留着……”王富贵打断他。“那就一万吧,我相信你,多的就算我个人给你担保了。”说着去拽他手中的钱,捏得太紧,拽不动。他看向他,面露疑问。

“交了担保金,你会马上救她吗?”王富贵点头。“会的,我会马上救她的,我是医生,救死扶伤是我的天职。”傻大个不舍地把裹满汗水的钱放到王富贵油腻的手上。后者笑着揣进了自己兜里。老张斜着眼睛瞥了一眼,不易察觉地一笑。他最后抚了抚女孩的头发,不放心地离去。

傻大个很快找到那辆巴士,它就摔在不远处断桥下的河水里。旁边的人说,没一个人被救起。他感觉有些难过,为那些死去的人悲伤。不过,很快,另一个问题接踵而来。他该上哪去找他的证人?

又去到医院,医生对他来得如此之快措手不及,慌乱之余看见只他一人,不由松口气。“找到证人呢?”

“没,找不到了。”他说。

“真的很抱歉,我也很相信你,可是,如果你没证人的话……”医生没说完,黑炭打断了他。“没关系。女孩呢?她好些了吗?”

“当然,”医生躲开他的眼睛,“她睡得很香。”

傻大个走到女孩身旁,再次摸了摸她的头,平稳地呼吸,女孩仿佛在熟睡。“再见。”他说。又面向医生说:“再见,医生,谢谢您治好她。”

“再见。”医生说。

傻大个回到家,父亲躺在床头醉醺醺地打鼾,母亲正缝补弟弟的衣裳。她的眼睛混浊不堪,只能把头埋得低低的才能看见。他跪到母亲面前,俯在母亲双膝上哭。

“怎么了?孩子。”母亲问。拿枯瘦的手模他的头,就像他抹女孩的头一样。

“给弟弟上学的钱丢了。”

母亲的手颤抖了一下。她说:“没关系,总会有办法的。我还能给人洗衣服,同村的太太们,我能去给他们家做清扫。织衣服也行,眼睛还看得见。”

“对不起。”他说。

“没184养生网—184881.com关系,这不是你的错。”

尾声:昏暗的傻大个家,迎来了一名英姿飒爽的客人。他站得笔直,丝毫不在乎这个家里的穷酸。他的手里拿着一袋信封,鼓鼓的。面前是傻大个的母亲和弟弟。

“这么说杜黑炭先生外出工作还没回来?”那人微微蹙眉。

“是的,他一回来,没过几天就又出去了。那孩子不肯多呆几天,我想给他织件衣服,不论怎么说,他都穿得太少了。”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不过明年他一定会回来,他要送这孩子去上学。”她摸了摸小儿子的头。他怯生生的不敢说话。

“您是杜黑炭的母亲?”那人问。

“村里人都知道,只有我有这么一个黑儿子。”

那人思索了一会,把手中的信封交与她。“里面的一万元是还给杜先生的,实际上不知道这样称呼是否合适,因为据我们所了解的,他在明年的八月二十二号才真正年满十八周岁。不过,这些都无所谓。等他回来,还请您转告他,雾津镇‘慈爱仁义’医院是一家私人经营的带有违法性质的个人单位。目前光谷市警方已介入调查,逮捕除医院创办人王富贵外,医院高层上下三十二人,外其余人等十六人,均等候法院判决。在此,我仅代表光谷市上下警员对杜黑炭先生的奉献精神表示由衷地敬意。”

那人走后,她打开信封,里面果真装着一大扎钞票。这时,老李回来了,她赶紧把它藏在身下。除了依旧醉醺醺,老李还带回来一份报纸。走近门,倒在床上,报纸落在床下,昏睡过去,一会儿,鼾声如雷。她走过去,捡起报纸。她上过几年学,年轻时还在外上过班,怀孕后才跑回老家生下她第一个儿子,所以认识几个字。她挑她认识地缓缓念道:“雾津镇‘慈爱仁义’医院被烧毁,警方已介入调查。嫌疑人范某疑是女儿小妮受伤住院,不治身亡,拿刀砍伤四人,又点燃随身的汽油,导致医院起火。火势很快被控制,未造成人员身亡。据知情人透露,此前一名黑人男青年送小妮到医院,由护士长李萍(化名),带往治疗。”

她又翻过另一面。“桥梁断裂!超载巴士落水,四十六人无一生还……”


欢迎访问027情感网,更多,精彩口述实录文章,尽在www.!!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