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实录

  • 在放纵的情欲里

    星光之下,并无新事。马路踩压过的岁月斑痕,依然斑驳如故。地铁,公交,人群,生活着的城市,像抛锚后的船舶,断去了缆绳,只有漂流。 这是一所近郊相对独立的老楼。木绿色的瓦片,像青苔一样记载着殖民时代的风景……

  • 80后小夫妻离婚后的30天

    “今天呢,我仔细想了一下,咱们现在不是夫妻了,虽然我现在是借你的房子住一个月,但是我想,为了避免这一个月出现不必要的尴尬和误会,我们还是约法三章比较好。”说着,她温柔地拿起一张纸在我面前晃了晃。“你看……

  • 我想多认一个字

    抗战时期,有一个叫白蝶的女学生,参加了八路军。那时候军队里识字的不多,她就被安排到连队里当起了宣传干事,任务就是念念上头的文件,写点材料什么的。后来,首长见队伍里都是些目不识丁的愣头青,就又给她安排了……

  • 被骚扰的姑娘

    山头和草滩被云雾涂抹得灰蒙蒙,轻风夹着雨滴自由飘荡的黄昏时分,玉措一瘸一拐、神情沮丧地赶着羊群回到家里。 一进家门,她就将母亲康珍拉到帐篷外面的羊圈里,抱住她,带着哭腔说:“阿热欺负我了。” “怎么欺负……

  • 【网文精粹】打给爱情的电话

    第一人民医院的病房里住进了一个女人,患的是脑胶质细胞瘤,致癌率极高。从住进来的第一天起,她便一直小声地和丈夫争吵着,她想放弃治疗,丈夫则坚决不同意。 从他们断断续续的争吵中,一个农村家庭的影子渐渐清晰……

  • 【情感故事】最浪漫的婚姻

    解放战争时,有个姓王的师长。别看他地位不低,可三十好几了还是一个光棍。 那时候,部队流动性很大,而且仗一个接一个,军人哪有时间谈情说爱?所以不仅王师长,其他师长和师政委也基本上都是光棍。 军队首长对这些……

  • 小桃的爱情

    张越的第三个愿望还没有来得及说门口就有人喊失火。 这家KTV靠在学校南门后边的小巷子里,通常很少有人来玩。要不是看在一个小时只需要二十块钱,包场三个小时还送免费茶水,谁愿意大白天翘课早上八点就跑来开生日PA……

  • 【爱情故事】今生只爱一个你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或下一篇】 还有2小时情人节就到了,今晚的夜异常安静,一盏台灯普照着整个房间,书桌上放着一块金色瑞士表,洋洋坐在书桌旁的椅子上,匍匐着身子,头勾得很低,手中紧紧捏着一张相片,相片中是……

  • 是你拔掉了荆棘 种下了玫瑰

    A 林莫第一次在我面前喊出安心这个名字时,尽管我早有准备,可还是忍不住悚然心惊。他自知语失,道了歉。我淡然一笑,装作不在意的样子,然而那个名字却是熟记于心。 只是,没想到此后他常常把我唤作安心,虽然心有不悦,却……

  • 老张的最后一场爱情

    当老张说要把我送人的时候,我挤眉弄眼地朝他做着鬼脸,嬉笑着说:那正好,我早就受够你的管教和约束了。老张却不笑,脸上露出少有的正经和深沉:这户人家条件很好,身边一直没有孩子,你去了,他们会把你当亲儿子对……

  • 疯狂外卖妹

    左红梅,女,农村户籍,相貌尚可,脑子一根筋,做事不计后果,典型的“女汉子”。 左红梅22岁时,来到深圳,在中原饭店打工。她没有什么技术,在饭店里属于万能胶,负责端盘子、抹桌子、洗碗碟,也负责站在门口扯着……

  • 枕边木梳

    木梳是有魂的,细细的木齿间留着年轮的痕迹。很小的时候,奶奶的故事里一直这样说的,古老年代里,丫鬟小心翼翼地拿着精致的木梳给自家的小姐梳头,不仅因了小姐的金贵,还因了木梳的灵气。 书涵因为奶奶的故事爱上……

  • 【海外故事】蜜月重温

    一家豪华酒店的大厅里,罗丝蒙德正在等自己的丈夫。十年前,正是在这家酒店,罗丝蒙德和贝那德度过了他们的蜜月,这次是贝那德提议,到同一家酒店享受第二次蜜月。这个提议大大出乎罗丝蒙德的意料,她惊喜地想,是不……

  • 躺在儿童床上的情侣

    .慢递公司 门铃响了,一个小伙子拿着包裹出现在我面前。“送快递的……

  • 小安 情人 双面胶

    传统对内,风情对外 小安背着丈夫李响投入婚外情人冯晓强的怀抱,是在她第十次认为李响为人幼稚,给不了她需要的时候。小安一副失魂落魄的小模样,像只受惊的鸟,脆弱得急需一个踏实的肩膀。于是,优秀男人冯晓强出……

  • 你别跟我装

    张兵二十七了,没车没房,因为自身条件差,连个女朋友还没处上。这天,又有人给他介绍对象,张兵非常重视,就问介绍人,姑娘有啥兴趣爱好。介绍人提醒张兵:“姑娘有内涵,最不喜欢装。”张兵一想,自己正巧也没资本……

  • 最有人气的婚礼:列车上一个草根的浪漫爱情

    引人注目,火车站里惊艳的新娘 今年1月30日,大年初八,安徽省芜湖市的火车站里,一个身披婚纱的女子和一个身着白色西装的男子引起了人们的注意。男子紧紧地握着女子的手,他们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新娘名叫张琴,安……

  • 善待那些情窦初开的男生

    岁时,我刚念大学,一个喜欢我的男生千里迢迢从另一所学校来看我,却发现我心有所属,很伤心。 岁时,还是那个男生,知道我和同校的男生分手,如今是一个人,又来找我。我让他走,说:你怎么这么死缠烂打呢?他红着……

  • 【爱情故事】婚托的爱情

    美女花菲和帅哥何波是上海滩一家婚介公司的婚托。花菲外号花姐,何波外号撩菜男,自称波波。花姐和波波做婚托多年,练就了一身本事,知道怎样对付前来婚介所的各式男女。干婚托这一行要有耐心,就好比钓鱼一样不能急……

  • 被劫的艳遇

    ONE 地铁里,陈豪嘴角微翘着笑醒了。他摸了摸结实的公文包,满足的笑又浅浅漾开。 这次出差,他签了个大客户,所以公司给他的奖励也是丰厚的。半个小时前,他给文慧打了电话让她穿好性感内衣等着他,他要奔回去一口……

  • 一封伪造的情书

    我曾经伪造过一封情书。 北大荒,一年的日子,有半年与白雪相对。雪之单纯、单调让人觉得无聊。打发日子最好的办法是打赌,其次是恶作剧。 壶盖是我一个校友的外号,缘自何起因已记不起来了。壶盖比我们年长一两岁,……

  • 不要和姐抢男人

    徐心茶又迟到了,看到同事们个个一副兢兢业业的老黄牛模样,她就知道上司张琳达已经恭候多时了。在走进琳达办公室的最后一刹那,她看到单位司机吴西霖在走廊上同情又疼惜地冲她吐了吐舌头,她的小心脏陡然便跳得飞快……

  • 打劫婚姻

    .劫财 刘雅丽今年二十六岁,赵宏达五十六岁,这对老夫少妻在结婚的时候就不被人看好。有好事的人还打睹,说不出三年,两人一定会离婚。然而,四年过去了,两人却并没有要离婚的迹象。 这天,保姆陈姐的儿子被车撞了……

  • 【中篇故事】红颜怨

    .逐 浪 中华大剧院的演出正进入高潮。当年轻的女报幕员宣布最后一个节目是梅丽君小姐表演琵琶自弹自唱《长相思》时,全场爆发出浪潮般的掌声。 梅丽君出场了。只见她身穿粉红色长纱裙,瀑布似的长发披在脑后,瓜子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