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难忘初恋情,妻子帮老公找初恋

叫我怎么能不难过,你劝我灭了心中的火。蒋珊最近听到这首歌就特别烦。原本她觉得自己生活过得挺不错,老公工作体面,收入很好,工资上交,按时回家。孩子们健康成长积极向上。一切的一切,都四平八稳,几乎可以做宣传画上中产阶级的样板生活,背景自带柔光,一家子穿着得体,坐在豪宅沙发上笑着,露出一口中产阶级标志性的白牙。谁会想到会出这样的幺蛾子。都是她老公的错。她的老公袁明,平日里看起来也算是个成功人士。他俩结婚十年,孩子一个八岁一个五岁,两套房一辆车。在单位手下管着二三十个人,走哪儿别人都要叫一声袁经理。每天工作八到十个小时,一周应酬三四次,周末陪大领导运动运动,或是由自己的手下陪着消遣。腰围当年二尺五,现下二尺九。发际线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厘米。不过平日里西装领带的打扮起来,也颇说得过去。这个错全都要怪袁明手下那个专门会拍马屁的小孙。小孙才来部门没多久,和一切对事业有野心的年轻人一样,把领导的兴趣爱好摸了个十足十。团队活动去KTV的时候知道袁明喜欢赵传的歌,前一阵神神秘秘地找老袁,说是在电视台里有熟人,赵传要参加一档口碑极好的卫视节目,他能替袁经理搞到门票。录节目么,麻烦是麻烦了点,可赵传老了,不见得还会开演唱会了,能现场听他唱歌的机会也不多了。袁经理可以考虑考虑。蒋珊自然是不愿意去的。跟别人一起挤破头参加节目录制,又不是交响乐现场,跌了她的身份。但袁明确实被小孙搔到了痒处。听了赵传的歌这么多年,没听过现场,是有点遗憾。他没理会蒋姗的反对,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录节目的现场拥挤混乱,时间又长又麻烦,座位太小,凳子太硬,导演要求太多。舞台灯光闪亮,又晒又烤。袁明在心里后悔了一百多遍,好不容易捱到赵传上台。前奏响起来时袁明已经有点呆了,《爱要怎么说出口》。袁明这些年在KTV唱过赵传所有的歌,唯独不唱这个。被音乐和赵传标志性的歌声席卷着,他的手指不自觉地蜷了起来,在肚子上,如同扣着吉他弦一般,轻轻地和着音乐,弹了起来。他曾经练这个曲子练到手指都没法伸直,练到流血,练到在梦中双手仍然摆出抱着吉他的姿势。练到几乎和游泳与骑自行车一样,成为了一种肌肉的记忆,成为一种一旦学会就终生不会忘记的本能。“爱要怎么说出口,我的心里好难受。如果能将你拥有,我会忍住不让眼泪流。”“你对我说,离开就是解脱,试着自己去生活,试着找寻自我,何必为爱蹉跎。”何、必、为、爱、蹉、跎,每个字都重重地砸在袁明的心上。他鼻子一酸,眼泪夺眶而出,赶快用手捂住了脸,擦掉了。2袁明大学时曾经苦练这首歌,蒋姗并不知道。她问过袁明,知道他大学四年都没谈过恋爱,却并不知道缘由。那时的袁明,还是一个瘦瘦的小个子男生,沉默寡言。他上大学之前并不会骑自行车,一天在舍友的指导下练习,歪歪扭扭地在宿舍门前的银杏大道上之字形前进。好巧不巧,董娜从旁边的小花园里斜穿出来。袁明一紧张,话也说出不出来了。“啊啊啊”地喊了一声,自己连人带车摔到了地上,也带倒了董娜。

隔着这么多年的时光回望过去,这一幕美好得仿佛加了滤镜。如果要拍成《致青春》、《我的少女时代》这样的怀旧电影,这一幕必须浓墨重彩。用慢动作,白裙少女慢慢摔倒在地上,裙子飘出一个好看的弧度,手中的书飞了起来,再缓慢地落地。然后镜头再对准她的一头长发,以及头上那个红色的蝴蝶结发卡。她再缓慢地抬起头,伴随着少年紧张的心跳声,露出一张美丽的脸。定格,特写。背景是金黄的银杏叶翩然落下,蓝天白云。这就是袁明的青春。这是他大学生活中最动人的一个瞬间。他连伸手把董娜拉起来都不好意思,只好一边红着脸道歉,一边找纸巾给她擦弄脏了的手,帮她捡书。董娜没有受伤,因此也不以为意,接过书摆摆手走了。袁明连个名字也没敢问,晚上在床上翻腾了半宿。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游哉,辗转反侧。”气得睡他下铺的舍友直踹床板。惦记了好几天,学校社团招新日到了。袁明在一个招新的台子旁边竟然又看到了董娜的身影,和身边的同学都低头在填申请入会表。他二话不说就冲过去,也填了一份。如果那天董娜填的是什么家政刺绣社团的申请表,估计袁明也会毫不犹疑地冲过去报名的。感谢上天,是吉他社。但很快,袁明的舍友们就开始咒骂上天不公了。为了给董娜留个好印象,上完初级班的培训课程之后,袁明每天都在宿舍里努力地挠吉他,让它发出各种令人匪夷所思的声音。很快就成为整个楼层的公敌,晚上被赶到操场上去练习。每周一次的社团活动,是他一个礼拜最期盼的时刻,每次都早早做好准备。把曲子练了一遍又一遍,为了听到老师一句“袁明弹得不错。”那时候他便低下头,用余光去瞟董娜,看她有没有注意。他做这些不过是想让她听到他的名字。董娜性情活泼,很快就跟社团里所有人都熟起来。弹吉他这事儿听起来浪漫又有趣,实际练习起来的枯燥程度跟弹棉花差不了太多。很多人在还没能完整弹出一首歌的时候就放弃了。新人当中只有两个最勤勉,董娜和袁明。袁明为了什么自不必说。而董娜呢?董娜跟社长关系最亲近。那位社长,至今袁明想起来仍然忍不住撇嘴。一头长发,总是穿着皮衣皮靴,自以为是艺术家范,不拘小节的吕无为。然而他吉他弹得真是好,不管袁明对他有多不满,听他弹完总是服气的。他弹的《greensleeves》(绿柚),优雅而凄美,听得董娜眼睛亮晶晶的。袁明心里憋了一大口气,他也想让董娜用那样亮晶晶的眼神看着他。呵,此刻说起来不过是寻常的恋爱故事。他爱她,她爱另一个他。可身处其中之时,那些百爪挠心,那些辗转反侧,那些心有不甘,那些如履薄冰,那些如芒在背,每一种滋味都在少年袁明的心里奔腾冲撞。他一时喜一时忧,心情如同坐上了过山车,随着董娜的态度变化而起伏。董娜一直大大方方,对他有时比普通朋友多些暧昧亲昵,有时又一脸公事公办的样子如同寻常校友。

室友们知道袁明的心思,都撺掇他表白,就算不成,来个痛快的一刀,也好过现在如同架在火上烤的滋味。眼下就有个现成的机会,学校的新年晚会,吉他社惯例有两个节目名额。袁明心一横,报了吉他独奏,他要弹唱《爱要怎么说出口》。那曲子他大概练了一千遍也不止。每次练之前,他总会在心里默默准备一句台词:“我想把这首歌送给一个姑娘,希望我说不出口的感情,你能懂了。”终于到了表演那天,袁明悄悄在后台看好了董娜坐的位置。她坐在座位上,入神地盯着舞台,时不时还会和身边的同学连说带笑地讨论几句。袁明整个人恍恍惚惚,耳边一切热闹都是虚幻,眼里只有那个穿着红大衣的姑娘。好不容易捱到了他决定命运的时刻,他上台坐定,耳朵里嗡嗡作响,如在梦中。往台下一看,他的红衣姑娘,正起身往外走去,和已经表演结束,背着吉他的吕无为一起,走向礼堂大门。故事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心底一片酸楚的袁明,以颤抖的声音唱着,反而更显情深意切。唱到“谁知道会有多少愁,多少愁。”他的眼泪夺眶而出。台下不明所以的观众深受打动,掌声与欢呼声排山倒海,无数女同学看着他的眼神都变成了漫画中的星星眼。袁明在学校一曲成名,但他最终也没能将他准备了那么久的台词说出口。他再也没去过吉他社。吉他是早就不碰了。袁明大学毕业之后,家里安排相亲遇到了蒋姗,彼此都觉得对方还可以,双方父母也满意,就顺理成章地结了婚。吵吵嚷嚷热热闹闹地过到现在,说不上特别满意,可是也挑不出什么大毛病来。蒋姗脾气霸道,什么事儿都得听她的。所幸这些年也没碰到过什么大事儿。听谁的也出不了大问题。除了大学里的几个朋友,没有人知道董娜的存在。他也不提,他在心里造了个墓,密密实实地把她裹了起来,可没想到封得太严实了反而保了鲜。他想起董娜来,还是当年的模样。眼睛亮晶晶,嘴角翘翘的,总是带着点笑,抱着吉他坐在椅子上,晃着两条腿。她现在是不是还是这个模样?自从录完节目,袁明天天梦见大学时候的事儿。他想见见董娜。3找董娜的事儿还没什么眉目,一个礼拜之后,节目播出了。蒋珊歪在沙发上无聊地换着台,突然看到老公参加的节目开始,便停下来多看几眼。好巧不巧看到屏幕上一张大大的中年男人的脸,正在擦眼泪。袁明原本以为没人看见。没想到这本来就是编导们最爱的镜头。中年男人动情的泪水,比一切表演都珍贵。剪辑给了他一个长时间的特写,简直恨不得把这个镜头反复播五遍。

蒋姗愣在电视机前,她的第一反应是,袁明出轨了。这些年她一直紧紧地把老袁攥在手里。每个月零用不超过500,不能单独在外过夜。吃饭前先报备时间地点方便她查岗。翻手机翻兜查通话记录家常便饭。老公的整体表现她是满意的。但她只不满意一点,老袁有点感情用事,常被一些在蒋珊看来莫名奇妙的事感动得热泪盈眶。这下可好,丢人都丢到电视上去了。她气乎乎地起身打电话,厉声命令老袁立刻回家。老袁还摸不着头脑。等他半个小时后赶回来。还没进门,手机已经在丁零当啷地热闹了起来。更有好事者把截图发到了他的一个朋友群里。图片上的老袁红着眼眶,眼泪呼之欲出。下面是一串损友没心没肺的哈哈哈哈。微信上一条条的消息蹦出来,调侃的、拍马屁的、刷存在感的。他之前并不知道这档节目有这么红,一时之间,天南海北的人似乎都看见了他哭泣的镜头。像是一群嗅到了味道的苍蝇,嗡嗡嗡地在他头顶盘旋,等待时机降落,期望能得到一些八卦饱肚。蒋珊这半个小时也没清净,认出了是她老公的人,也在群里热闹的讨论着。平日里就嫌蒋珊生活太幸福秀恩爱太高调的人,抓住机会落井下石,纷纷拿出看好戏的架势,等着出点什么大事儿。袁明见到的蒋珊已经急得红了眼,一副要是不好好交代搞不好当场就会让袁明血溅五步的架势,什么也顾不上了,立刻就把大学时候的这段往事原原本本地交代了一遍。连最近正在联系同学想再见董娜一面的事儿都不敢隐瞒。袁明交代完了,蒋珊哭完了,骂完了,瘫坐在沙发上。听着俩人手机的提示音丁丁咚咚此起彼伏。有一种大战前夕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蒋珊不能认输。她不会输。一切事情必须在她掌握之中。4一个星期之后,袁明被老婆一个电话叫到了电视台。他被一个工作人员领着,去整了整衣服,又扑了点粉,七弯八扭地走进了一个棚,站在黑暗中等着,听着他老婆的声音在说:“我来这里是想帮我老公实现一个心愿。我老公上大学的时候喜欢过一个女生,一直想唱一首歌跟她表白,但是却错过了,现在我很想帮他把这件事情完成……”怎么回事?在错愕之中他已经被推到了一个帘幕里面,工作人员在耳边小声说站着别动。眼前的幕布升起,无数盏明晃晃的灯直射过来。他一出现,掌声已经响起来了。他眯着眼睛,看清了眼前的美丽主持人和他的老婆,一圈负责闲聊的嘉宾和半壁的观众。“来来来,快到我们中间来。”主持人在招呼他。袁明走到她和老婆中间。老婆穿着闪亮的礼服裙,颤巍巍地挤出胸前的两座山峰。化了妆扑了粉,绷着脸,担心表情大了粉就会雪崩似地往下坍塌。远看仍是年轻又漂亮,仿佛《非诚勿扰》的女嘉宾。主持人一脸感动的样子,“多好的老婆啊,竟然想要帮老公实现这样的梦想。你真的不嫉妒吗?你不担心老公跟别的女人擦出什么火花来吗?”袁明知道了,这是他老婆常看的一档帮人实现心愿的节目。

此刻他老婆正在和主持人深情地介绍这件事情的缘起,现场又回放起了节目里赵传演唱的部分。他那张含着泪水的脸被定格在了大屏幕上。一次不够,还要来第二次。大家把袁明的沉默解读为沉浸在巨大的惊喜之中,节目继续进行,几位女观众被他老婆的贤惠打动了。很快有人给他送来了一把吉他。很快刚才他出来的那扇幕布又打开了,一个女人出现在了幕布后面。掌声又响起来了。主持人在叫那个女人董娜。他完全不认识眼前这个盘着头发,一脸浓妆,穿着一条紧身裙子的女人。“唱吧。”话筒已经摆好,架在他的嘴边,主持人催促他。“唱吧。”他的老婆绞着手站在他对面,满脸微笑地看着他。像是在鼓励儿子拆开眼前地礼物的母亲。“唱吧。”眼前那个奇怪的女人露出奇怪的羞涩的表情,看着他说。“唱吧唱吧唱吧。”现场观众齐齐喊了起来。劈哩吧啦地鼓起了掌。袁明拨了一下吉他弦,磕磕巴巴地唱起来,“叫我怎么能不难过……”他又要流泪了。在歌声中,蒋珊意气风发。她僵硬地挺直脊背,要在电视里留下最美丽的身影。一切始于电视,终于电视。她要让讨论她老公眼泪的人,从这个节目播出之后开始,讨论她的大度与贤惠。袁明的歌唱完了。蒋珊接过主持人的话筒,大声说,老公,我爱你。而一旁的董娜,也非常得体地表示感动,往事随风,袁明有此贤妻夫复何求,祝你们幸福美满。观众的掌声排山倒海。在最狂热的梦里,袁明也没有想象过与董珊这样的重逢方式。他知道,他心里的火,永远不会再燃起来了。


站长推荐阅读:
·情感隐私 长时间久站 男人站久了当心伤睾丸
·性故事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点力 将绽放的秘密花道彻底填满
·口述实录 我和他三个哥们都上过床 该坦白吗
·美文赏析 人生无常,疼痛皆常(深度好文)
·情感隐私 我只是他的众多"红颜"之一
·美文赏析 请别让诺言成空谈,别让承诺成欺骗

站长推荐阅读:
·励志语录 关于雷锋的演讲稿
·情感隐私 爱已远去,只剩下一纸婚书
·口述实录 我和拥有雪白肥臀的婶婶沦陷了
·美文赏析 当别人的观众,不如做自己的观众
·美文赏析 英语短文:╧ьсз╨ёк╝╣дян╤х-с╒ндндуб-AFн
·美文赏析 半醒半醉半神仙,半俗半禅半随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