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举仍在路上(上)

Www.52dWx.CoM 我愛短文学网首发
  1
  秀水村党支部班子选出来后,执子心里那块石头总算是落地了,脑壳里绷紧了两个月的那根弦总算是松懈下来,睡了一觉后,他就开着自己的小车,正大光明来到了镇里见张书记。
  还在大门口,就遇到了李副书记。
  “你是来见我的吗?昨天才见了面,脚步这么勤呀?”李副书记靠在门边上,一边剔着牙,一边笑嘻嘻望着摇下车窗玻璃的执子问。
  “我不是来找你的,我怎么会来找你呢?昨天我们还在一起滚了一天,今天我就来找你,别人还以为我们有什么猫腻,”执子一边说一边瘪着嘴巴露出一丝笑,说:“李副书记,你要和我搞好关系啊,你在我村里联点,下去了没饭吃没酒喝可不能怪我啊!”
  “我一点也不怪你,我要是下你们村,就事先买好馒头带着去。”
  “说笑话吧,你只怕是解放前吃了馒头的。”
  “我不是说笑话,解放的时候,我娘还只有两岁,哪里有我。”
  执子就笑着把车开进了镇政府的院子,停在那里。刚一下车,就围拢来一群干部,看着他的奔驰轿车,评头品足。他们每个人都在想,这一辈子别说是买奔驰轿车,就是买辆奥迪轿车只怕也是奢望,要是能讓执子开着车带他们兜兜风也是无限的享受。
  执子仿佛是看穿了他们的心事,就拿出和天下香烟给他们分烟,一人一支,一边分烟一边说:“你们明天有空吗,我带你们去台创园玩玩,到那里去K歌吃新鲜葡萄。”
  一个叫蓝天的副镇长说:“执子就是密切联系群众,当上了书记不忘我们镇里这些小吏,我明天正要去台创园联系工作,那就坐你的顺风车吧。”
  金秘书说:“好啊,我明天也是要去台创园调查几个数据,这屙屎挑地米菜的事,一搭二便啊,我乐意!”
  执子伸出手朝他们打了个响指,然后说:“好了,不和你们说笑了,我去找张书记。”
  张书记还没有出门,正在办公室里清理书案,执子没敲门,直接推门进去了,说:“你忙啊,张书记?”
  “你这个同志是找我吗?”张书记看了执子一眼,仍在做自己的事情,仿佛不认识执子似的。
  “你还不认识我呀,张书记?”
  “认识认识,你不就是街上那个杀猪摆肉摊的陶师傅吗?我在你那里剁过肉,你的肉里好像是含了水。”
  “张书记你搞错了,我是执子呀,秀水村的执子,过去是小秀水的村主任,现在是大秀水的支部书记,是你的正宗部下呀!”
  “是吗,你就是执子呀,你就是茧子的哥哥呀?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看你生得肥头大耳,我还以为你是个杀猪卖肉的呢。”
  执子被张书记说得在地上团团转,他的脸像是泼了猪血一样,分辨说:“张书记你不认得我执子也罢,我们家的茧子可是赤赤有名的人啊,他的家人怎么会有杀猪卖肉的呢,再说,我当小秀水的村主任都有四年了,你要是不认识我,不是自己贬自己吗?”
  “执子书记你别见怪啊,我来这镇里才半年,在党校又学习了三个月,村镇两级干部三四百人,我一时认不全也情有可原,再说我的眼睛有点江湖,在所难免啊!”
  张书记这样一说,执子的脸就好看多了。
  “你有事吗?”张书记停下手里的活,问执子,“你要是有事情,就坐下来说,别站着,又不是来讨饭的。”
  执子顺势坐在一把沙发上,他说:“我就是来向你汇报的,昨天,我们秀水村党支部班子选出来了,我是书记。现在要选村主任了,你说说看,我们选谁为好?”
  “书记选的你呀?据我所知,你的党龄还只有三年啊!”
  “张书记你不是不认识我吗,怎么对我的党龄这么熟悉?”
  “执子你不知道啊,我这人有个特点,每到一个新地方,不是先认人,而是先读档案,我的记性特别的好,过目不忘。”
  “张书记,那也没什么啊,我就是只有一年党龄也可以当书记的,我早就是镇里的明星企业家,开的是奔驰车,抽的是和天下烟,我就是要为全镇的党员带个头,讓他们和我一样,带领全镇的农民致富。”
  张书记坐到椅子上去了,他一手按着桌子,一手靠在椅子扶手上,对执子说:“不扯闲篇了,你们的村主任最好是选艾主任,据我所知,这人不错,做事公道。”
  执子说:“辛杜行不行?”
  “我不是说了吗,艾主任人不错。”
  “错与不错都要选啊,要是辛杜的票多呢?”
  “你们秀水的农民又不是睁眼瞎,该投谁的票他们不知道呀?再说,辛杜如果不是候选人,谁又投他的票呢?”
  “张书记你不知道,我们秀水太复杂了,有六七个大屋场,还有六七个小屋场,一个屋场一个姓,他们投票,宗族票要重于公道票。”
  “我知道,我怎么不知道,我家祖祖辈辈住在农村里,还能不知道农村习惯,而且你们村里昨天的选举也告诉了我这个事实。”
  张书记这样一说,执子的脸又红了。
  执子知道,论口才,他不是张书记的对手,他说服不了张书记,却又不能听任张书记把他的意图贯彻下去,怎么办呢?三十六计走为上,走吧,离开张书记吧,村主任的选举权在村民手里,去告诉辛杜,要他去争取选民吧!
  执子车转身就走了,等他走到门口,张书记又叫住了他说:“执子书记,你已经是秀水的书记了,今后要经常和你的上级打交道,我告诉你,和上级打交道时,你要称呼上级为‘您’,不要总是说‘你’。”
  停了一会,张书记又说:“你读多少书啊,不是‘赤赤有名’,而是‘赫赫有名’,到外面别说错了。”
  执子一只脚门外,一只脚门里,听完张书记的话,他不回答,顿了顿,就走出去了。

  2
  执子把车开得风驰电掣,只几分钟就到了老南山村辛杜的超市里。
  一下车,辛杜就笑着说:“执子伢崽,你好神气啊!”
  执子认真地说:“我已经和你说过了,你不要再叫我执子伢崽了,张书记都叫我执子书记,你难道比张书记大?”
  “我就叫你执子伢崽,怎么啦,不服气呀?”辛杜乜斜着执子,说,“执子伢崽,执子伢崽!”
  辛杜就是粪缸里石头,执子把他无法。
  执子说:“马上就要选举村委会主任了,你要努力啊,别到时候选不上又来怪我!”
  辛杜说:“你别打预防针,也别打退堂鼓,选我当村主任,不是我要努力,而是你要努力,你要是不选我当这个村主任,那你就从书记位子上滚下来,滚慢了都不行!”
  “你真是又臭又硬又邋遢啊,你要当村主任,怎么是我努力呀,怎么不是你自己努力呀?倒攀甑啊!”
  “我这样说自有他的道理,你的书记位子就是我帮你搞来的,你当然要帮我搞到这个村主任位子,我们是有君子协定的,别忘了!”
  执子不和他争了,他们已经争过,辛杜硬要说他的书记位子得益于他,那也没法子,由他去说吧。
  执子说:“和你说认真话啊,我刚从张书记那里来,秀水村村主任一职,张书记想要艾主任担任,你要是还不努力去运作去争取,还一屁股坐在这里说是我的事情,那我也无能为力了。”
  辛杜说:“那好吧,我就为你出一点力,先说好啊,我们二人四六开,你负六分责任出六分力气,其余的四分由我来负责。你现在说说,我们先要做什么?”
  执子说:“选村主任至少要投两次票,一次是预选,选候选人;再次是正式选举,选村主任。这最先要做的事就是要讓你自己进入候选人名单,要把艾主任的名单从候选人队伍里剔除出去。”
  辛杜不说话了,他感觉到执子在说真话,不是糊蒙他的。
  执子开车回去了。

  3
  辛杜在超市里转进转出,一时不知道要做什么,他老婆说:“你晃什么晃啊,没听进去呀,还不赶快去镇里呀!”
  辛杜说:“你个败家娘们晓得个腩,你以为我没想到要去镇里呀?我是在想,是先去镇里还是先去告倒艾主任。”
  辛杜老婆说:“你还说我不晓得个腩,我看你是不晓得一筒骚,要告倒艾主任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当然是要先去镇里把自己拱进候选人队伍里,不然,你就等着贩凉粉吧!”
  辛杜一想,老婆还真说得对,爬上奥迪车就开到了镇政府。
  李副书记夹了个包,正准备要出去办事,被辛杜堵在了院子里。
  辛杜说:“李副书记你是在我们村里联点吧,要选村主任了,你看,由我来当村主任如何?”
  李副书记看看辛杜,又看看他的奥迪车,笑了笑,摇摇头。
  “怎么啦,你是不是觉得我不配,是不是在讥笑我?”
  “哪里哪里,我是想说你何必要来凑这个热闹,开着奥迪车,想着当村主任,你就不怕掉价?”
  “我怕掉什么价,我就是一个农民,我家祖祖辈辈都是农民,农民光荣啊!别人都往城里跑,别人都到外面去赚钱,我独独不去,我就是要立足农村,响应党号召,建设新农村!”
  “你屙过尿吗?”
  “李副书记你不是说笑话吗,谁还没屙过尿,我一年起码要屙二千多坨尿,也不知道是不是肾虚。”
  “那你没照过自己呀?”
  辛杜听懂了,这个李副书记在骂他。便伸出右手捏住了李副书记的胳膊,疼得李副书记龇牙咧嘴,脸都扭曲了,喊着‘唉哟唉哟’。
  “你屙尿照过自己吗?还说我!我在和你说正经话,你是镇里的副书记,我是你治下的村民,我来向你反映一个村民的正当要求,莫说我只要求当选村主任,就是要求当国家主席,也是符合法律的,你干嘛讥笑我?”
  李副书记说:“我不是讥笑你,是你的人缘不好啊,我只是实打实说,你别怪我啊!”
  “你说我的人缘不好,为什么以前我选上了南山村村主任?”
  “那你说说,你那时候选上了南山村村主任,为什么没上任做一天村主任呢?”
  这两个人说的是往事,十年前,南山村选村主任,辛杜暗地里用拳头说话,谁要是不选他,他就打谁,吓得南山人只好选他了,谁知他真的选上了,南山人失悔极了,一齐到县政府去告状,一致要求罢免他的村主任,说他在搞坨子专政,不能作数。县政府一调查,还真是那么回事,就宣布选举作废,还要处分辛杜,这个辛杜一不是党员二不是干部,如何处分?辛杜在县政府晃荡了几天就回去了,村主任虽说没当上,后来却拿了几年工资,村干部还不敢不给钱他。
  李副书记提起这件往事,原本是要讓辛杜难堪的,谁知这个辛杜脸皮厚得城墙一样,他把李副书记的胳膊用力捏了两下,疼得李副书记跳了起来。
  李副书记说:“辛杜伢崽你松不松手,不松手我就喊派出所的警察啦,到时候别怪我不讲情面啦。”
  辛杜终于松手了,他说:“李副书记,我就是闹着玩的。你别怕,我不会对你怎样的,我还要靠你把我提到候选人名单里去。今后我不光要关心你,我还要多多关心你的家人,我知道你家就住在县城活泼路欣怡小区三栋八单元,你老婆叫秦晓桂,县城的一朵花,在移动公司上班。你女儿叫李毛毛,机关幼儿园一朵最漂亮的小花,我去幼儿园送我家小子,天天见到李毛毛,长得可爱极了,我恨不得摘下一朵花戴在我儿子头上。李副书记你好命啊,家里有两朵花,我们家一朵花都没有。”
  李副书记当然是不傻,他听懂了辛杜的画外音,就对辛杜说:“好吧好吧,你回去吧,我会对张书记说的。不过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动我家里人一根汗毛,我就叫你去吃牢饭。”
  辛杜笑着说:“还是李副书记懂味!不过,你理解错了,我怎么会动你家里人,我只会关心他们。”
  辛杜开着他的奥迪车嘟地一声回去了。
  李副书记在外一天都心神不宁,做事不得归拢,吃饭不觉其味,脑子里全是辛杜的话语,特别是他后来说的那段长话。天刷黑了,他才回到镇里,没有直接进自己的房间,而是深一脚浅一脚走进了张书记的房间。
  “你有事呀?”张书记抬头问李副书记。
  “秀水的辛杜上午来找我,说是想参加他们村村主任竞选,要求将他列入候选人名单。”
  “这不合适吧,秀水的书记已经有点缺陷,如果再讓这个烂仔得逞了,那秀水就烂掉了。我们要合力将艾主任推出去,讓他担任秀水的村主任,这样,秀水才会平衡,村民才会感觉到正能量。”
  “张书记你是不是听错了啊,我又不是说讓辛杜担任村主任,只是说讓他做候选人,他绝对是选不上的,秀水村村主任一职迟早都是艾主任的,你怕什么?”
  “我当然是听懂了你的话,我就是不能讓这个烂仔进入候选人队伍,不然,无论他选不选的上,都会给我们带来无穷的麻烦。”
  “张书记深谋远虑,我知道张书记不怕他,但是我怕他,他在威胁我,威胁我的家人,我不能因为我的工作给我的家人带去危害。”
  “那你报案呀,讓警察去抓他呀!”
  “如何抓他,他只说了威胁的话语,又无人作证,他要是反咬一口,说我是诬陷他,那进局子的就不是他了。”
  “那好吧,那就等他做了坏事再抓他吧!”
  “张书记你说什么啊,拿我的家人做赌注吗?你是一把手,对我家人的安全是负有责任的,你不能拿公社书记的思维来做如今的书记。再说,秀水这个样子,你也是负有责任的。”
  张书记听李副书记这么一说就不做声了,心里想,我有何责任,秀水是你的联系点,我又没说过什么,就是放到台面上来说也是如此。他只是不愿意和李副书记争论下去,李副书记有难处,他是应该考虑的,就答应在党委会上讨论讨论,看大家怎么说。

  4
  辛杜回到家里,在超市里拿了一条精白沙烟,就步行去了积爹家里。积爹今年八十六岁,耳聪目明,还健旺得很,他不但是年岁高,而且党龄也长,在他们屋场里,他就是众星拱月的月亮。
  辛杜见到了积爹,立马双膝跪地,举着那条精白沙说:“孝敬积爹,祝愿积爹万寿无疆,万寿无疆!”
  积爹走过去,一手拿烟,一手揪着辛杜的耳朵说:“你个化生子里,又做坏事了吧,去祸害了谁家媳妇,快快招来!”
  积爹揪着辛杜的耳朵往回拖,辛杜就跟着站起来,一边喊着唉哟唉哟,一边告饶。积爹松了手说:“你个化生子里,有嘛事求我,快说快说,你不说我就走了,我要去打骨牌。”
  辛杜笑着说:“积爹,您老人家已经老了,不能担任公事了。公事总得有人来做吧,我只能自告奋勇出来挑重担。这不是要选村主任么,我就想做一届村主任,把秀水的村民带到富裕的路上去。”
  积爹说:“你想做村主任就拿一条精白沙来贿赂我呀,执子要做书记,他可是拿了一条芙蓉王烟还拿了二百元钱给我的。”
  “积爹您是老党员,怎么一点觉悟都没有呢?我如果是拿烟拿钱来贿赂您,那不是贿选么?我不能这样,我要光明正大地参选。再说,精白沙烟也比芙蓉王烟要好要贵啊,我给您拿烟,不是因为选举,我们是一房关人,我是来孝敬您老人家的。”
  积爹呵呵地笑了起来。
  辛杜说:“您笑什么呀?”
  “我笑你糊鬼,你个化生子里,别看我今年八十六了,我脑壳里明白着啦,你就少扯欠吧里,快说说,嘛事?”
  “我不是和您说过吗,就是选村主任的事嘛。”
  “我知道是选村主任的事,问题是要解决你能选上去的事,不单单是参选的事,这里面有玄机吧。”
  “就是就是,还是积爹高明,要不怎么说姜还是老的辣呢。我是这样想的,第一,我要进候选人队伍;再第一,我要把艾主任拉下马来,不拉他下马,就没我的活路。”
  积爹吸了一口烟说:“你一说到这个艾主任,我心里就有火气,我就搞不明白,他一个地主子女,我们党就怎么阶级不分,立场不稳呢,怎么就要重用他呢,死绝了人吗?”
  “您刚才不还说自己的脑壳清白呢,这都什么年代啦,早就不讲阶级了,艾主任七四年出生的,比我小两岁,解放那年,他老爷也只有两岁,您怎么就恨他呢?”
  “我不是糊涂啊,我是气不过啊,这样的人就不该讓他们翻身的,就应该踩在地下的,不然,我们怎么叫翻身求解放啊?”
  “好啦好啦,我的积爹爹,积祖宗,您也就别扯欠吧里啦,莫提往事,只说现在,看如何把那个艾主任拉下马。”
  “这还要我教你呀,老本行呀,告状呀,清账呀,就说艾主任有贪污问题呀。你看这个习主席一上台,对贪污深恶痛切,你只对上面人说艾主任有贪污问题,他还能当成村主任吗?”
  “积爹您看看,我们不是告了他四年么,他没有贪污问题呀,屋场里的帐也送到镇里经管所审查了几个月,还张榜公布了,村民也没疑问了呀,还有么子新鲜的吗?搞点新鲜的。”
  “你这个化生子里,还是水浅了,他有没有问题是一回事,我们说他有问题是另一回事,不是有句老话叫做跳进黄河洗不清吗,我们就把他赶进黄河里去,讓他洗不清。我们组织屋场里党员去告他,县纪委能不理不睬我们么?”
  辛杜伸出大拇指说:“高家庄,高,高,实在是高!”
  积爹说:“你去寻找新材料吧,我来动员屋场里的党员,大家拧成一股绳,坚决告下艾主任!”

  5
  此后一段日子里,积爹就和辛杜分工做工作了,辛杜一门心事去找艾主任的黑材料,他找到了一个人,这个人也是镇里的干部,最近四年,老南山村一直没书记,就是他兼着书记一职的,他叫季子。这个季子原本是口风很紧的,辛杜磨了他七天七夜,磨得他气息奄奄,只得招了,终于出卖了艾主任。积爹呢,他在屋场里找党员一个个做工作,先从房关里党员做起,然后扩散,屋场里十二个党员,只漏落了艾主任一人,他们都说,积爹就是他们的太阳,而他们就是向日葵。
  辛杜紧锣密鼓地按照部署做着工作,突然就传来了消息,执子告诉他,说是在他的努力下,终于争取到了辛杜候选人名单,可以将他的光辉名字写在选票上了,不过是排在第三名。
  执子听了以后又高兴又担忧,他不知道前二人都是谁。
  “排在第一名的是谁啊?”辛杜捏着执子的手腕问。
  执子一边挣脱了辛杜的手,一边喊着唉哟,他说:“你轻点行不行,弄疼我了。第一名还有谁,就是艾主任么。”
  “那不行,那不行,你没看见我正在弄他的材料么,你没听说过吗,总结成绩进北京,总结问题判徒刑。”
  “得了吧,你的名字能上选票就不错了,你知道我费了多少口舌吗,求爹爹,告奶奶,才有这个结果的。”
  “可是你没把艾主任拉下去呀!”
  “这第一次可是选候选人,有他无他都无所谓的,即使他的票数多,你还是有扳本的余地。”
  辛杜想了想,也是,只好这样了。
  “那排在第二名的候选人是谁?”
  “那还用问么,盘木呀。”
  “他发疯了吧,真的是不做生意了么,真的是不贩汽车了么,他怎么就盯上了村里这个臭鱼烂渣。你们呀,真不公平,党员都在我名字前面,太不拿我们群众作数了。”
  “这个排名是镇党委研究过的,与我们支部无关。再告诉你吧,后天就是选举的日子,你要活动的话,还有一天两夜的时间。好吧,快去做准备吧,别在这里嚼舌了。”执子说完就离开了辛杜。
  辛杜看着离去的执子,还是扬着手说:“你也要去帮我啊,你要深入群众中去,帮我树立正面形像。”
  执子就像一阵风样,飘走了。

  6
  辛杜回到家里,又拿了一条精白沙去孝敬积爹,叫他动员屋场里的党员,帮着他一起去深入选民中宣传辛杜。这帮子人做了分工,一人一个屋场,不分白天黑夜,一定要在这剩余时间里把辛杜宣传完。
  辛杜自己的任务是攻下严家嘴屋场,严家嘴的四爹五十多岁,是个老党员,在屋场里最有威信,又长得虎虎有生气,力气还特别的大。
  辛杜拿了两条精白沙烟第一个就走进了严四爹的家,他得先拿下这个严四爹。进门就说:“严四爹,您认得我么,我就是辛杜,老南山村的,是这次村主任候选人之一,希望您投我的票。”
  严四爹说:“我不认得你,但是你的大名如雷贯耳,听说你在十年前竞选南山村村主任时,就是靠拳头说话的,这次你也准备用拳头说话么?”
  “看情况吧,社会都进步了,我也进步了。”
  “我可是没进步啊,我也喜欢拳头解决问题!这样吧,今天我就打开窗户说亮话,我们二人比试比试,三打二胜,你要是打过了我,我的票就投给你,我们严家嘴的票全投给你,省得你家家户户去做工作,你的烟我也收了。你要是打不过我,那就一切免谈,你也不能踏进我们严家嘴第二户人家了,你看这条件可以吗?”
  “这是真的吗,我可是用拳头打死过水牛啊!”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那好,我们就去大地坪吧。你去敲锣,叫严家嘴的人都来看。”
  严四爹把敲锣的任务交给了儿子,笑眯眯地带着辛杜来到了大地坪。锣声一响,严家嘴的人就陆陆续续来到了大地坪,他们不知所以,你问我,我问你,都面面相觑,不解其意。
  见人来的差不多了,严四爹就把辛杜介绍给大家认识,又把辛杜来严家嘴的意图告诉大家,再说了他们二人比试的条件。
  大家一听可以看打架,就兴高采烈了,都说行,要是辛杜打败了严四爹,他们一定把选票投给辛杜,绝不食言。
  说完,人们就围出了一个场子。严四爹和辛杜二人跳到了垓心,摊开了马步。
  辛杜想,我都能一拳打死一条牛,我还打不死你严四爹。
  严四爹想,这个辛杜伢崽没练过武,只有蛮力,我只要避开他的锋锐,凭着多年的武术工夫,打败他应该是绰绰有余。
  还没等主持人喊开始,辛杜就打着鹞子翻了过来,他的鹞子打得飞快,伸展的幅度也大,他的目的就是要用踢瞎严四爹的眼睛。这严四爹见辛杜闪击过来,立马偏到一边,然后只手擒住了辛杜一只脚,顺势甩了一圈,就把辛杜丢在一边,仆倒于地。
  人们以为辛杜遭此一劫,会要很长时间才能爬起来的,严四爹也这么认为。谁知他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就朝严四爹冲了过去,快近身了,提起一脚就朝严四爹下身踢去,想要取了他的性命。这严四爹可不是吃素的,他看见了辛杜的毒辣,立即退后一脚,将侧面对住了辛杜,然后用双手捉住了辛杜踢过来的脚,将他提了起来,摔过两圈,扳在地上。
  辛杜这一次摔得很重,而且还是一个狗啃屎式的,脸上擦去了一溜皮,显出了血点。
  严四爹在地坪里悠闲地走着步,一边走一边拍着手,好像是谁弄脏了他的手似的,然后就问地上的辛杜:“还打不打,三打二胜,我已经胜了。”
  辛杜不说话了,爬起来又摊开了马步,举着拳头跳着,像个散打武术师一样,他不再搞偷袭了,两次偷袭,两次失败,他想凭着自己的硬功夫打败严四爹。辛杜一拳拳打过来,拳重如山,拳速似风,他步子稳健,没留下破绽。那边厢严四爹也认真起来,见招拆招,他一次次躲过辛杜凌厉的拳风,辛杜的拳打不着人,一拳拳打在空气上,直打得空气四乱飞溅。只见严四爹突然闪到了一边,一伸手扯住了辛杜的手,一伸脚绊住了辛杜前进的脚,辛杜又倒在地上。严四爹立即扑过去,一膝头跪在辛杜的背上,再把他的两只手反过来捉住,问他服不服,辛杜连说服服服。
  围观的人一起拍起手掌来,叫辛杜快滚回去。
  严四爹进屋去把烟拿来,丢在辛杜的身边,辛杜哪里还顾得拿烟,爬起来一溜烟地跑了,一边跑一边说:“严四爹,你要记得投我票啊!”

  7
  秀水村村主任预选工作结束了,结果是艾主任一千二百多票,超过了半数,盘木五百多票,辛杜三百多票。
  辛杜很想不通,自己屋场里就有三百多票,他们都把票投给谁了,是一半投给了艾主任,一半投给了自己,还是别的什么情况,他不知道,他预计老南山的几个小屋场人应该是把票投给了自己,他在这几个屋场里晃了几圈,都把拳头握得紧箍箍的,那些人胆子小,见了辛杜就笑眯眯的,说一定把票投给他。
  辛杜想不通就不想了,当下最要紧的就是把艾主任拉下马,按照预选趋势,村主任无疑就是艾主任,现在是公示期间,如果不在公示期间将他拉下来,自己就真的是与村主任无缘了。
  辛杜叫积爹将屋场里党员召集起来,他要带着他们去县纪委告状,一定要把艾主任拉下马。
  一个叫林紫的小党员说:“辛杜哥你还有没有新鲜的啊,我们告了四年,县纪委看见我们就像看到了瘟疫一样,躲犹不及。”
  辛杜说:“你们放心,我这次有一杀手锏,镇里原在南山兼任书记的那个干部告诉我一件事,说艾主任弄来一笔棉花款没分给农民,而是留在了屋场里出纳那里,他就是想等风声过后,再把钱放到荷包里去,我们就告他贪污。”
  一群党员其喜洋洋,就像小孩子要过年一样,他们爬上了执子的奔驰车和辛杜的奥迪车,离县城只有八公里路,一声哦嗬就把车开到了县委大院。
  执子对辛杜说:“你带他们进去吧,我就不去了。”
  县纪委和县委会就在一栋楼办公,有人在楼道上看见了这群熟悉的脸,就忙跑去告知纪委的人,说南山村的告状专业户又来了。
  大家纷纷关门插闩,辛杜他们在外面敲门,敲了一间又一间,就是没人来开门。
  辛杜大声叫了起来:“你们纪委的人冇死绝啦,一根人毛都不见啦,死绝了也应该有魂在这儿呀!”
  清洁工洪妈从厕所里出来,她说:“喊什么喊,不懂规矩呀,这是纪委办公的地方,今天他们都下乡了。”
  辛杜说:“他们去哪里了,么时回来?”
  “不知道,你去问他们,”洪妈说完就走了。
  辛杜说:“走,我带你们去找向书记。”
  纪委向书记在县委那一层办公,他只是兼着纪委书记一职,主要精力在县委那边。
  辛杜见到了向书记,把来意说了说,向书记就说:“你说的这些事先到纪委信访办公室去反映,他们如果调查属实,有关部门就会立案处理的。”
  辛杜说:“纪委那里没人呀,鸦雀无声呀!”
  向书记说:“他们没出去,都在那里,你们敲门或许是敲轻了,没听见,这样吧,我打个电话问问。”
  向书记把电话打过去,纪委副书记接了的电话,说他们都在家里,没听到谁敲门呀,况且,他们压根就没关门呀。
  纪委副书记放下电话,就叫秘书通知各个办公室把门打开,准备迎候这群告状专业户。
  辛杜带着人又来到了纪委,他们一看,几张门都是开着,就奇怪了,难道刚才是走错了楼层,他们这些人进纪委,应该是闭着眼睛也不会走错地方的。
  辛杜他们直接来到了副书记室,辛杜说:“林副书记,你们刚才不在呀,没听见我们敲门呀?”
  “我们都在呀,没关门呀,你们是不是走错了楼层?”
  “你们这幢楼统共也就六层高,我没来一百回,起码也来了九十九回,我们难道会走错吗?”
  “你们要是没走错,那就是你们眼睛花了,没看到我们。”
  “林副书记,我知道你们嫌弃我们,毛主席教导我们说,共产党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我们这群人不是一般的人,他们都是党员,是来向你们反映问题的,你们不应该嫌弃他们,而应该热情地接待他们,虚心倾听他们的意见,把他们反映的问题解决好,这样,你们才配称为纪委。”
  林副书记说:“辛杜呀,我们是老熟人了,你在我们这里吃饭还吃少了?怎么就嫌弃你们了,我们怎么就不配称为纪委了,你也太放肆了吧!你们来反映问题就反映问题,少扯欠吧里。”
  “好了好了,林副书记,你也别生气了,还是说正事吧,我们党员来找纪委反映原南山村艾主任的贪污问题,你看由谁来听取我们党员的反映。”
  林副书记说:“我先要纠正你的说词,据我所知,你并不是个党员,你不能说‘我们这群党员’,只能说‘他们这群党员’,你应该读了个初中吧,要把人称关系搞清楚。”
  “好好好,我确实还不是党员,我确实把称呼搞错了,还是说正事吧,你安排谁来听我们的反映,你是不是也参加?”
  林副书记将电话打到信访办公室,小陈就过来了,他叫小陈把这群人带到会议室去,还说自己一会儿就来一起听反映。
  


站长推荐阅读:
·情感隐私 我只是他的众多"红颜"之一
·性故事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点力 将绽放的秘密花道彻底填满
·美文赏析 请别让诺言成空谈,别让承诺成欺骗
·情感隐私 长时间久站 男人站久了当心伤睾丸
·口述实录 我和他三个哥们都上过床 该坦白吗
·美文赏析 人生无常,疼痛皆常(深度好文)

站长推荐阅读:
·美文赏析 半醒半醉半神仙,半俗半禅半随缘
·美文赏析 英语短文:╧ьсз╨ёк╝╣дян╤х-с╒ндндуб-AFн
·情感隐私 爱已远去,只剩下一纸婚书
·口述实录 我和拥有雪白肥臀的婶婶沦陷了
·励志语录 关于雷锋的演讲稿
·美文赏析 当别人的观众,不如做自己的观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