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痕

<

  摘要:从那个小路到慧君的家要绕到溪流河边,经过这里的时候,河边的柳树发出的哽咽声让闵胜感到特别别扭。他是去向慧君告别的,因为他接到了调令,自己要去另外的学校教书。为什么接到这个调令,他确实感到突然。但是总得给敏君说一声,不然自己这么走了,似乎让敏君不理解。小路已经长满了杂草,间或可以看到中间有几条特别使坏的青花蛇朝他示威。闵胜更加觉得别扭。

  【荷塘“有奖金”征文】伤痕(小说) 从那个小路到慧君的家,要绕到溪流河边。经过这里的时候,河边的柳树发出的哽咽声,让闵胜感到特别别扭。他是去向慧君告别的,因为他接到了调令,自己要去另外的学校教书。为什么接到这个调令,他确实感到突然,但是总得给慧君说一声,不然自己这么走了,会让慧君不理解。小路已经长满了杂草,间或可以看到中间有几条特别使坏的青花蛇朝他示威,闵胜更加觉得别扭。

  在路过小桥的时候,他遇见了溪流村三叔,三叔不怀好意地朝自己冷笑了一下,那种笑让闵胜觉得就是幸灾乐祸。他什么时候得罪三叔了,自己不明白。三叔给西头的小寡妇写的情书,都是他代劳的,虽然三叔没有得逞,但是他已经尽力了。三叔摇着头躲开闵胜,自己唱着黄曲走开了。

  闵胜心里觉得闷得慌,虽然这次是去镇里的中学教书,但是毕竟从领导到普通教师还是有很大落差的,更让自己伤心的是,自己要离开慧君,这是自己最不能接受的。他对慧君的爱是发自内心的,虽然他也知道,慧君是这个小学最漂亮的女教师,但是他觉得,只有自己才能够配得上她,其他的都是俗人,虽然比自己有钱,但是除了钱有什么呢?

  慧君也是这么说的,那些人除了钱几乎一无所有,所以她更喜欢和闵胜在一起。毕竟他是出了诗集的人,虽然他的诗集大家都不待见,那说明他们的品味不行。闵胜觉得自己就是清流,他一般不和那些人打招呼。

  但是三叔托他写情书的事情,还是被大家闹出来了。寡妇的家族很大,在溪流村谁都得罪不起的。这个事情出来以后,寡妇堵在学校门口,搬了个板凳,把茶瓶放在身边,坐在学校门口,连续骂了一个礼拜。闵胜不敢出门,三叔也被家族的人扒光了屁股,在族人面前挨了一顿暴揍。

  得知这件事后,让慧君非常瞧不起他,“没想到你这么低级趣味!”

  这件事最后闹到了中心校,领导找到闵胜谈话,劝他离开这个村小学。“闵胜老师,你的业务水平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但是这件事确实影响极坏,但为了保护人才,我们决定把你调到中学,担任语文教师。”

  他还想说什么,领导说:“这件事已经闹到了教育局,上边的意思是严查。有人还举报你骚扰女教师,这个问题是很严重的,为了避险嘛,你还是离开这个学校为好!”

  看来他必须要离开这个倾注自己心血的学校了,可让他不放心的是,自己要离开慧君了,但是自己没有理由不得不离开她,因为自己和慧君的关系,就是领导和教师的关系,除了这个,似乎没有明确其它关系了。<

  慧君的家就在这个村子里,村子离学校就隔了那条河。慧君上学校总是穿着那件雪白的裙子,就像一只美丽的蝴蝶。村里的人都羡慕慧君,都嫉妒闵胜,把这么漂亮的女孩放在这个人身边,绝对是个隐患!

  闵胜走进村里的时候,大家都躲着他走,刚好遇到了寡妇,虽然是寡妇,却打扮得花枝招展,和老爷们打情骂俏。闵胜过来的时候,这寡妇朝闵胜撅了屁股,同时狠狠地啐了口涂抹,差点吐到了闵胜笔直的西装上,她还故意对身边的一个秃子大骂道:“你什么东西呀,人面兽心,不是玩意!”

  闵胜的心一紧,低着头赶紧走开了,这里的缘故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当初他来这里任教的时候,村里是开了欢迎会的,那一年,寡妇刚死了丈夫,她不知道怎么的,一眼就看上了闵胜。一天半夜的时候,她到小学来找闵胜。寡妇和闵胜在学校做了什么,谁也不知道,后来闵胜就躲着寡妇。

  这寡妇很性感,无论怎么着,也是一个水灵的女子,但是就是这个水灵,大家都说她克夫。这个村里的舅奶奶证明,那一年寡妇刚进门,就来了一个相面先生,说她克夫,被她骂出了门。结果结婚不到两年,丈夫就出车祸死了。丈夫死了,寡妇为了他家那些钱,就没有改嫁的意思,况且他们的门户大,谁也不敢欺负她。

  闵胜得罪了寡妇,但是谁也说不清到底为了什么。

  这个时候,三叔出来求闵胜给自己帮忙,因为他喜欢上了寡妇。三叔都五十几岁的人了,到现在还没有娶上媳妇。可他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向寡妇表白,于是就想到了情书,想到了情书,就想到了闵胜。本来就是顺其自然的事情,可是问题还是来了,寡妇一眼就看出是闵胜的字迹。

  闵胜知道寡妇对自己有怨言,绕着她走开了,来到了慧君家。

  慧君家在村里是殷实人家,老远就看到他们家的三层小楼。来到慧君家门口的时候,正看到慧君的父亲刚好出门,一眼看到了闵胜,一脸看不起的样子,“你来干什么?”闵胜说:“我来找慧君。”慧君的父亲看都不看他一眼,说:“慧君和她男朋友进城了,不在家!”声音冷冰冰的,还带着嫌弃的口气,说完哐当一声把大门关上了。闵胜的心一紧,呆在那里发愣……这时,一群学生在玩耍,平时见了他都敬队礼的孩子们,看到他就绕着跑掉了。闵胜的头都膨胀了,他低着头匆忙离开了这个村子。打包好自己的东西,和新校长交接好,就一脸失落地离开学校去了。

  离开学校,他依旧觉得心里很痛,他没有见到慧君,这是离开这里的唯一遗憾。在路上,他又遇到了那个寡妇,他想躲开她,但是被她堵住了,“你为什么看不上我?”他低着头不想搭理她,继续绕着她走路,她大声骂道:“你就是垃圾、狗屎,别把自己太当回事了!你想慧君是不不是?你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实话对你说吧,我给慧君保的媒,人家男人是开着豪车的,家里的钱都成堆,你算个毛呀!”

  这时,路上围观看笑话的人很多,他低着头等待中心校的车子。车子终于来了,他急匆匆地上了车子。车子离开的时候,寡妇在后边追了很久,还拿着一块石头朝车后边砸来。闵胜的泪水一下流了出来,他回想起自己来这个村子的时候,这里的人们排着队欢迎自己,他把这个小学教学质量提高了,得到的结果确是这样。

  离开的毕竟离开了,闵胜来到了新的学校。第一节课是陌生的课堂,学生们都喜欢他的课。他很快在这个新环境中适应了,也得到了学生和老师们的认可。

  夜深人静的时候,他点开了微信,找到了慧君的微信号,他试着给慧君发了信息,但是微信上出现的是一个让他心痛的感叹号,提示他需要验证,慧君什么时候把自己的微信号给删除了?

  他彻底懵了,平静了一会,他接着就给慧君打电话,可电话已经是空号。慧君就这么在他的生活中消失了,那一夜,在梦中,他见到了慧君,慧君似乎和他约定,让他去常去的地方散步,他去拉慧君的手的时候,她却消失了……他去了慧君和自己经常散步的地方,但是没有看见她。他去了学校,见到接替自己的新校长,校长说:“我来了以后就没有见到过慧君。”那些依旧在那里教学的教师告诉他:“慧君其实早已经离开了村子,是跟着一个富商走的,她走的时候,还请同事们在一起吃饭呢,有人提起你的时候,慧君根本没有搭腔……”

  闵胜失落地回到了中学。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总会呆呆地坐在寝室里,抖抖索索地翻开自己的诗集,一遍遍看着自己写给慧君的那一首首诗歌……

<
站长推荐阅读:
·美文赏析 请别让诺言成空谈,别让承诺成欺骗
·美文赏析 人生无常,疼痛皆常(深度好文)
·性故事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点力 将绽放的秘密花道彻底填满
·情感隐私 我只是他的众多&quot;红颜&quot;之一
·口述实录 我和他三个哥们都上过床 该坦白吗
·情感隐私 长时间久站 男人站久了当心伤睾丸

站长推荐阅读:
·口述实录 我和拥有雪白肥臀的婶婶沦陷了
·美文赏析 当别人的观众,不如做自己的观众
·励志语录 关于雷锋的演讲稿
·情感隐私 爱已远去,只剩下一纸婚书
·美文赏析 半醒半醉半神仙,半俗半禅半随缘
·美文赏析 英语短文:╧ьсз╨ёк╝╣дян╤х-с╒ндндуб-AF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