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拒不结婚,害我进退两难

怀疑他有了别的女人

我和张中和恋爱四年了,但分开两地的时间却有三年半。今年国庆后他从广州回来,说是准备和我结婚。本来是一件高兴的事情,可不安的情绪一直围绕着我。

上个月他和单位的(midd962) 几个女同事周末出去玩,我知道这件事后叫他带上我一起去,他答应了。回程的路上有一位女同事突然阴阳怪气地说:难得坐在小张的车上闻不到烟味。她这么一说我也奇怪,因为他是一个大烟枪,哪怕是在开车也会抽个不停,怎么今天开车却没有抽?就在这时,另外一个女同事说:那是因为今天车上多了一个人吧。哦,不对,应该是多了两个人才对。她说最后一句话时,似乎有意无意地扫了我一眼。我想:我从来不说他抽烟的事情呀,他怎么会为我忍着烟瘾?

回来后我想了很久,觉得他的女同事不会平白无故拿这件事调侃。既然张中和不是为我忍烟瘾,那车上肯定还有他很在乎的人。一起出去的,除了会计小尤是个姑娘,其他的都是嫂子,难道是小尤吗?

上周,本来约好我去他家和他父母商量结婚的事情,可到了他家,他人却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打手机一直不接,到很晚才回来。我问他去干什么了,怎么不接电话?他含糊地说单位一个同事有点事情,找他帮忙。我问到底是哪个同事,他说是张会计。他们公司就两个会计,张会计年纪大点,另一个就是小尤了。况且同事帮忙,也可以打个电话交代一声吧?我心里的怀疑在扩大,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找他求证。

他家提亲被我家拒绝

我和张中和的婚礼初步订在年后,可具体哪一天没有定,怎么操办没有定,我丝毫感觉不到一个新嫁娘的喜悦和忙碌。每次我去他家商量这些事情,他爸爸说:你们要买什么,写一个单子,我们好准备。他妈妈则在一边阴阳怪气地说:要怎么搞你们自己定,我们不管也管不了。我去问张中和,他就会说:急什么。总之现在着急的就我一个人,三年前,哪怕两年前,都不是这个样子,他和他家都是一副急着娶我进门的样子。

我们认识半年后,张中和就要被调到广州工作。他要我和他一起去广州时,我拒绝了。我没有很高的文凭没有太大的本事,好不容易找了个不错的工作站稳了脚根,实在不想放弃。谁知道去了广州会怎么样?

于是张中和提出要先和我订婚。我很犹豫,毕竟才认识半年,他又要去广州,这份感情怎么维持?我对异地恋是没有把握的,所以我说再考虑考虑。不知道是他会错意还是他妈妈会错意,总之第二个星期,他妈妈就去我家提亲了。

当时我爸妈都愣了--因为我和张中和谈恋爱的事情都还没有来得及跟家里人说,他也还没有见过我的父母。理所当然,我的父母拒绝了他家的提亲。于是他就这样很郁闷地去了广州。

我要分手他拿头撞墙

他去广州,我们靠网络和电话维系着感情,他有时回武汉,我有时抽空去广州。可我总有一种很虚幻的感觉,有时会突然想不起他的样子,想不起是怎么喜欢上这个人。我承认我是一个没有安全感有点忧郁的女孩子,需要时时地安慰和呵护。

2005年,我大病一场,每天一个人去医院打针,他的那些短信安慰不了我,他的电话我觉得是负担。细想了一下,我们在武汉谈恋爱的半年,也没有什么特别值得回忆的地方,无非是两个寂寞的人在一起做伴而已。如果他一直在武汉,我们有可能已经平淡地结婚了。但现在他不在武汉,所以感情淡了也就淡了。

病好了以后,我请假去了广州,提出要和他分手。我很平静地跟他分析了分手的原因,我觉得他应该会接受。结果听完我说的话,他就哭起来,我站起来要走,他居然就拿头撞墙,我拉都拉不住,旅馆粉白的墙上留下了好几个血印子。最后是我的尖叫引来旅馆的保安,保安才把他拉开。

这次分手没有分成,张中和请假随着我回了武汉,说要商量和我结婚。在商量结婚的时候,两家大人起了分歧。他家说他的假期不长,先举行仪式,而我家说应该先拿结婚证再举行仪式。就这样争论了几次,他的假期过去了,不得不又回到广州。

我在广州委屈得自杀

我们的感情就这么维持了两年,直到今年我已经二十七岁了,是结婚的年龄了。我妈妈说,你也和他认识这么多年了,要结婚我们也没有什么话说。算是默许了我和张中和。四月的时候,我有假期,就跑去广州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

他看到我却似乎有点不耐烦,我问他为什么不高兴,他说他负责的采购方面账目有点问题,会计师正在查,所以他很忙,估计没有时间陪我。我说没有关系,你忙我住两天就回去。

他走的时候给了我一百块钱叫我结旅馆的房费,我把这钱随手放在床上,然后就送他出门了。回到旅馆我发现那一百块不见了,而房间似乎打扫过了,我就怀疑是打扫房间的人拿了钱。

我气冲冲地找旅馆的人理论,可他们都不承认,反而说我血口喷人,说我是不正经的女人。在广州人生地不熟的,我只好打了张中和的电话,叫他过来给我撑腰。他过了一个小时后才来,在听明了事情的原委之后,他不但没有安慰我,反而说我小题大做,钱掉了就掉了,吵也吵不回来,把他叫回来也没有作用。我本来一肚子火指望他的安慰,结果他居然这么说。于是我和他吵起来,说他窝囊,女朋友受了气不敢帮着出气。

他也反唇相讥,说我总是这么敏感,实在不好伺候。吵着吵着,他推了我一下,我没有站稳跌坐在地上。而他看我坐在地上也愣了一下,然后就说:你别在这里吵了,赶快回武汉,我没有时间伺候你。说完他摔门就走。

他走后我在旅馆越想越委屈,包括我们四年的聚少离多,想到旅馆的人会怎么看我。哭了几个小时,我突然觉得活着很没有意思。因为长期失眠,我一直带着安定,于是我就吃了安眠药自杀。半夜的时候,他估计是忙完了想安抚一下我,就不停给我打电话,我吃了药自然是听不见电话的。也许是我命不该绝,他看到电话打不通就跑到旅馆来找我,发现了躺在床上的我。

我被送到医院抢救,他身上的钱不够,就打电话给他也在广州的姐姐借钱,他姐姐连夜送了五千块钱到医院。我出院之前,他姐姐找我谈过,要我们分手。她说我不适合她的弟弟,两个人的性格都太激烈,这样很难相处下去。

不结婚难道是对我的报复

我就这么颓废地回到了家,不敢告诉父母在广州发生的这一切,也很长时间没有和张中和联系。我想也许我们都需要一个冷静期。

到了八月的时候,我妈妈问我到底什么时候结婚,我才给他打了一个电话,问他到底想不想结婚。

他说:想呀,你为我自杀,我们单位同事、我的家人都知道这件事了,不娶你我不是成了陈世美?我真的不知道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结婚在我们看来,成了骑虎难下的事情。

国庆后,他申请调回了武汉公司,我觉得我们的婚姻折腾了这么久,总算是水到渠成了吧,结果现在我又怀疑他认识了别的女孩。如果他真的是脚踏两条船,那我可以肯定他是在报复我,想拖到我青春老去。如果是因为他的家人对我不满意,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弥补。结婚,真的就这么难吗?

(作者:鲁 宁)

与妻结婚的时候,我是将她抱进来的。那时我们住的是平房,婚车在门前停下来的时候,一伙朋友撺掇着我,将她从车上抱下来,于是,在一片叫好声中,我抱起了她一直走到典礼的地方。

这是10年前的一幕。

以后的日子就像是流水一样过去了,要孩子,下海,婚姻中的熟视无睹渐渐出现在我们之间。钱一点点地往上涨,但感情却一点点地平下去。每天我们同时上班,也几乎同时下班,孩子在寄宿学校上学。

在别人看来,我们的生活似乎是无懈可击的幸福,但越是这种平静的幸福,便越容易有突然变化的几率。

这个时候,我认识了露儿。她是我在一次聚餐时"一不小心"认识的。我们的关系发展迅速,我甚至给她买了一套住房。隔三岔五,我们都会在那里见面。

那天天气很好,我和露儿站在宽大的露台上,露儿伸出双臂,将我从后面紧紧抱住。我的心再一次被她的感情包围,几乎让我无法呼吸。

露儿对我说,像你这样的男人,是最吸引女孩子眼球的。我忽然想起了妻,刚刚结婚的时候,她似乎说过一句,像你这样的男人,一旦成功之后,是最吸引女孩子的。想起妻的聪明,心里微微地打上了一个结。我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对不起她,但却欲罢不能。

我推开露儿的手,说你自己看着买些家具吧,公司今天还有事。露儿分明地不高兴起来。关于离婚的那个可能,已经在我的心里愈来愈大起来,原本觉得是不太可能的事情,竟然渐渐地能在心里想像成可能。

只是,我不知道如何对妻子开口,因为我知道,开口之后必然要伤害她的。妻依旧忙忙碌碌地在厨房里准备晚上的饭菜,我依旧打开电视,坐在那里,看新闻或是发会儿呆。想像露儿的身体,成了我自娱的方式。

试着对妻说,如果我们离婚,你说会怎样?妻白了我一眼,没有说话,似乎这种生活离她很远。

妻去公司找我时,露儿刚从我办公室里出来。公司里人的眼光是藏不住事情的,在几乎所有人都以同情的目光和那种掩饰的语言说话的时候,妻终于感觉出了什么,她依旧对着我的所有下属以自己的身份微笑着,但我却在她来不及躲闪的一瞬间,从她的眼神中读出了一种伤害。

露儿再次对我说,离婚吧,何宁,我们在一起。我点头,心里已经将这个念头扩到非说不可的地步了。

妻端上最后一盘菜时,我按住了她的手说:"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妻坐下来,静静地吃着饭,我想起了她眼神中的那种伤害,此刻分明地再一次显出来。突然间觉得自己有些不忍,但事到如今,却只能说下去,"咱们离婚吧。"我平静地说着不平静的事。

妻淡淡地问我为什么。我说不是开玩笑,是真的离婚。妻的态度骤然变化起来,她狠狠地摔了筷子,对我大声说:"你不是人!"

我起草了协议给妻看,里面写明了将房子、车子,还有公司的30%股权分给她。写这些东西时,心里是一直怀了对妻的歉疚的。妻愤愤地接过,撕成碎片儿,不再理我。我感觉自己的心竟然隐隐地有些疼起来,毕竟是一起生活了10年的爱人,所有的温柔都将在未来的一天逝去,变成陌路一般,心里再次不忍了。

妻终于在我面前放声大哭,这是我一直以来想得到的,似乎是释放了什么(风骚女) 东西一般。

妻对我声明,她什么也不要我的,只是在离婚之前,要我答应她一个条件。妻的条件简单,便是再给她一个月的时间,因为再过一个月,孩子就过完暑假了,她不想让孩子看到父母分开的场面。而且,在这一个月里还要像以前那样生活。

我接过妻写的协议,她问我:"你还记得我是怎么嫁过来的吗?"蓦地,关于新婚的那些记忆涌上来,我点头,说记得。妻说:"是你将我抱进来的,我还有一个条件,就是要离婚了,你再将我抱出这个家门吧。我要求这一个月,每天上班,你都要将我抱出去,从卧室,到大门。"

(作者:左小凤)

情敌来了,我决定打一场婚姻保卫战

2001年6月的一天,丈夫萧突然对我说:"馨要来宜昌。"我怔住了,感觉头脑一片空白,脱口而出:"她来干什么?"也许我的神情和语气怪怪的,萧看了我一眼,突然笑起来,拍拍我的头说:"她只是出差路过这里。"

馨是丈夫的初恋情人,他们是华中师范大学的同学,从大一开始,俩人就恋爱了。馨毕业后,留在武汉一所中专教语文,萧则分到宜昌一所中学。300千米的距离阻隔不了情侣爱的火焰,俩人的恋情又持续了6年。可最后,他们还是分手了。不久,经人介绍,我和萧认识了并很快结婚。

馨在我的心里一直是个谜。那会是怎样一位温柔、多情、清纯的女子呢?她有什么魔力,让这么一个优秀的男人爱了她10年?我问萧,你们为什么会分手呢?他说是"性格不合"。如若是性格不合,为什么又相恋了10年?我追问,萧说:"都过去了,别提了。"

萧的确是一个很不错的男人,30出头就当了副校长。在家里,他话虽然不多,但对我却很体贴。我以为我们的日子就会这样平静而幸福地过下去,想不到那个"谜"突然要出现了。她来干什么?是重续前缘?还是来"视察"我们的婚姻?不管怎样,我感觉到了一种危机,我决定全力以赴打一场婚姻保卫战。

一个星期之后的傍晚,萧给我打电话说:"馨来了,在××宾馆,我们请她吃顿饭吧!"我在梳妆台前忙活了一个多小时,等我赶到宾馆时,他们已在餐桌前等着了。馨穿一件浅灰色的T恤,细长、白皙的脖颈上挂着一条珍珠项链,头发很随意地绾在脑后,有一种说不出的优雅。看见她和萧面对面坐着,谈笑风生,我的心里酸溜溜的。

饭桌上,我不停地问馨:"你丈夫很潇洒吧?他是不是特别疼你?"或者热情邀请:"下次一定带先生来。"我是在暗示她,我们都是有家的人,要珍惜自己的幸福。馨只是微微笑着点头,她好像对提及自己的丈夫兴趣不大,而她越是这样,越让我感觉到她此行目的不纯。于是,我步步紧逼地追问她关于丈夫、关于家的问题。

萧好像并没觉察到我的紧张和馨的尴尬,他显得特别兴奋,讲了几个笑话,笑得我和馨前俯后仰。他喝了很多酒,然后拿起话筒给我们唱歌。结婚5年了,我从来没看见他这样快乐过。

回到家里,已是11点多,我正在洗浴,萧一把将我抱上床。看着他因兴奋涨红的脸,触摸他似乎要燃烧起来的皮肤,我第一次发觉,他其实也是一个充满激情的男人。

馨住了两天就走了,什么都没有发生,我松了一口气。

大约过了半个月,萧下班回来,很颓地倒在沙发上,说:"馨离婚了。""离婚?什么时候?"我很惊诧。"快半年了。我是听一位老同学无意中说起的。我怎么没听她说呢?"

想起那天对她的紧逼围攻,我的心里泛起一阵内疚。"那男的--""混蛋!一个纯粹的暴发户,发了点横财,就在外面鬼混!"萧使劲捶着桌子,额上青筋暴起,脸成了猪肝色。萧一直是温文尔雅的,我从来没看见他说这样粗鲁的话、发这样大的脾气。那晚,他没吃饭就睡(性经验) 了。我12点钟上床,还听见他在辗转反侧。

我的心,又开始一点点地往下沉。

从她的眼神中,我读出了爱的信号

想到那天对馨无意中的伤害,我的心里一直不安。国庆节放7天假,我向萧建议邀请馨母女来宜昌度假。萧说:"也是,每逢佳节盼团圆,不能让孩子感觉缺少点什么。"然后,他拍拍我的头说:"你呀,想得倒挺周到。"我的心里却有一分委屈:你倒挺关心别人家孩子的。

馨的女儿4岁了,长得和她妈妈一个样,瘦高的个子、白皙的皮肤、水灵灵的眼睛。萧看见孩子,一把抱起来,高兴地亲个不停。他其实也是喜欢孩子的啊!可是,我们结婚5年了,一直没要孩子。我每次和他提起,他总说:"这样不是很好吗?有了孩子太拖累。"我还以为是爱静的他讨厌孩子的吵闹呢!

我们一起去游三峡。中午,玩累了,我们就到附近的餐厅就餐。小女孩吵着要一盘炸薯条,我说:"我去前台要吧。"等我端着炸薯条回来的时候,我看见小女孩正夹着一块牛排朝萧的嘴巴里塞,而萧呢,正眯着眼,张大嘴巴等着牛排入口,馨则在一旁微微地笑着,一脸甜蜜地看着他们。我的心突然一阵悲伤:这是幸福的一家子啊!我是不是显得有点多余?

这样一想,眼里、心里都湿润了。"炸薯条来了,阿姨快来!"小女孩大声叫起来。我将头一仰,泪水又流回了眼眶。

下午,我们去玩水上漂流。看着激流湍湍而过,我和馨都吓得尖叫起来,直往萧的身边靠,萧伸开两只臂膀,分别揽住我们。"还是身边有个男人好。"我笑着说。"必须是像我这样的男人。"萧目视前方,很自豪地说。我不知怎么回事,就鬼使神差地看了一眼萧另一只臂膀下的馨。这一看,我的心都快碎了,馨正用着一种多么柔情、多么娇媚地眼光仰头望着萧,那眼神像一波春水,柔得让人陶醉......

我的心,一直在冰凉的水上漂着,我预感到有什么事要在我们中间发生了。

馨带着女儿住在我们附近的旅馆里。晚上,我问萧:"你爱我吗?""爱"萧的眼睛盯着电视说。我啪的一声关了电视,扳过他的肩:"你看着我的眼睛说。"萧别过头去,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说:"睡吧!"然后,他就走进了卧室。

我蜷在沙发里,感觉寒意袭骨。往事如潮水般漫上来。5年了,我和萧已经结婚5年了,而我们是真心相爱吗?5年前,当介绍人将身高一米八、穿着黑T恤、蓬松着头发的萧带到我面前时,我有一种眩晕的感觉。一个熟悉的名字从久远的记忆中奔腾出来,那是我高中时代暗恋已久的班长。他是那样出色和炫目,我一个相貌平平、成绩平平的女生只能远远地观望他。后来他考上了北京一所大学,从此没有了音讯。

现在想来,我对萧的爱只不过是对自己初恋情怀的怀念。对萧,我了解得实在太少。而萧呢,我一直以为他的细心和体贴是对我的爱,直到后来我发现他对谁都是这样好,比如他的女同事、我的女同学。直到有一天,我看见沉默寡言的他因为馨的到来而快乐和充满激情,我才发觉,他对我来说,只是个好人,根本不是爱人。我这时又突然想明白,他一直不肯要孩子,不是因为他不爱孩子,而是因为他对我们之间的感情没有把握啊!


站长推荐阅读:
·性故事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点力 将绽放的秘密花道彻底填满
·美文赏析 人生无常,疼痛皆常(深度好文)
·情感隐私 长时间久站 男人站久了当心伤睾丸
·美文赏析 请别让诺言成空谈,别让承诺成欺骗
·情感隐私 我只是他的众多"红颜"之一
·口述实录 我和他三个哥们都上过床 该坦白吗

站长推荐阅读:
·情感隐私 爱已远去,只剩下一纸婚书
·口述实录 我和拥有雪白肥臀的婶婶沦陷了
·美文赏析 当别人的观众,不如做自己的观众
·美文赏析 英语短文:╧ьсз╨ёк╝╣дян╤х-с╒ндндуб-AFн
·励志语录 关于雷锋的演讲稿
·美文赏析 半醒半醉半神仙,半俗半禅半随缘